鬼门关前走一回

2016年12月6日17:14:31 发表评论 315 views

鬼门关前走一回_学佛受用

提起这段往事,那可是一个令我终身难忘,刻骨铭心的回忆!
二零零一年三月中旬的某天,由于要处理的事情特别多,一大清早,我就马不停蹄的到处奔波,连午餐也只能草草解决,一直忙到下午五点多,才从洛杉矶市附近返回,眼看时间还早,于是临时决定到帕市的一处佛堂,探望远从台湾来的几位法师。
到了佛堂,大家正要用膳,她们招呼我共进晚餐。我心里想,牙疼已经几天了,实在不方便吃米饭。本想作罢,但是她们好意的为我熬了稀粥,所以我只好接受。手捧热粥,心怀感激,只是滚烫的粥汤,才一入口就使我的牙齿剧痛不已!
话说一个多月前,有一天,宣慧师姐精心地作了锅巴饭,供养三世多杰羌佛。撤供后,她对大家说:「这里还有一些,来尝尝吧!」
师兄师姐们听了,都围上前拿锅巴,那时我也欢喜地从宣慧师姐手中接过一小片米香扑鼻的锅巴,兴奋地往嘴里送,谁知道才咬了一口硬锅巴,随即听到「喀」一声,天哪!二十多年前家乡的牙医妹妹为我镶牙所用的银粉,竟然脱落了!齿面成了一个凹洞,这下可惨了!从此每餐饭后,我都要剔牙,以清除掉入牙洞的食物残屑。
由于那阵子事务繁忙无暇理会,而且在美国治疗牙病十分昂贵,所以我打算忙过之后,回台湾找牙医妹妹诊治,就这样大约过了两个星期,也许是食物残屑引起细菌感染,牙齿的凹洞开始疼痛起来,有时候牙疼得剧烈,连晚上都无法入睡,虽然我的先生帮我扎针止痛,但是牙疼还是持续发作,这种疼痛简直是要人命,可真叫我寝食难安。
那天在佛堂用过晚饭,正想离开的时候,一位师父好心的告诉我:「我这儿有普拿疼止痛剂,妳要不要试试看?」
我说:「谢谢妳的关心,我对西药一向过敏,我不敢乱用药。」
她看我拒绝,仍然好意地说:「这种药在台湾很普遍,不需要经过医师处方就可在一般药房买得到,妳不用担心,放心使用吧!」
看着她那张诚恳的脸,加上牙痛得厉害,我再也无法说「不」。
服用过止痛剂之后,为了怕产生药物过敏反应,我决定在佛堂多停留一段时间才离开。二十分钟过去了,一点过敏的迹象都没有,我心里暗自欢喜,背起背包正准备离去,突然一阵心跳加速,接着两条腿马上不听使唤,头昏昏沉沉的,整个人几乎要撑不住了,我心头一紧,糟了!我对普拿疼止痛剂产生过敏了。此时,虽然全身乏力,但我的脑中却出奇的冷静,我勉强地以微弱的声音,请身边惊慌的师父们,赶快打电话给我先生,要他快过来救我!
他还未赶到时,我已躺在地上,痛苦不堪,几乎休克。出家众全围在我的四周,有的拿水叫我喝,有的帮我推拿,大家忙成一团,我已无法支撑,只能任人摆布。我的耳边不断传来各种念诵声,有人在念大悲咒,有人在念药师咒,也有人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地藏王菩萨……,嘈杂之声,不绝于耳,令我更加难受,她们不知道此刻对我来说,最需要的就是安静!
当我先生急速赶到后,立刻为我扎针抢救,过了一段时间,情况似乎有些改善,但很快又再度发作了,我的心脏超常跳动,呼吸困难,这种反复发作的现象,是我以前从没有过的。就这样,平静后又发作,发作后又平静,反复了三次,最后总算稳定下来。
先生见我的情况已经稳定,就对我说:「我载妳回家吧!」
我执意不肯。我说:「你带我去佛陀师父那里,我今晚一定要去!」
但先生不答应,他说:「趁妳现在稍微好点,赶快回家休息吧!要去佛陀师父那里,改天我再带妳去。」
当时,我心中强烈地感受到我的生命危在旦夕,只有在佛陀师父的身边,我才能安心,因为佛陀祂老人家是我最大的精神依靠!
我对先生说:「除非你带我去佛陀师父那儿,否则我就不走。」
最后,他拗不过我,只好答应了。
到了佛陀师父住处,先生要扶我走路,我不让他扶,因为我不要别人看到我身体不舒服。从下车到门口,虽只有几步路,我却感觉有如千里之遥,每一步是那么地沉重无力,好不容易才走进屋内,一见到椅子,迫不及待就坐了下来。此时,我的呼吸又开始急促了。不巧的是,时候已晚,师兄们已向佛陀师父法安了。
第四波的发作开始了,这一次来势汹汹,没多久时间,我已快无法呼吸了。顿珠师姐见到这个情景,顾不得佛陀师父已经法安,赶紧跪在房门口,请求佛陀老人家救我!
慈悲的佛陀师父很快地从禅房出来,问我说:「妳哪儿不舒服?妳吃了什么药?」
当时,我已痛苦不堪,但佛陀师父在眼前,我怎可不看着祂老人家?我吃力地张开沉重的眼皮,缓缓向上看着佛陀师父。
佛陀师父立即对我说:「妳眼睛不要向上看,否则妳头会更昏,身体会更难受。」
我只好垂着眼皮,低头回答上师的问话。此时,我的声音低沉无力,呼吸粗重而微弱。
佛陀师父立即叫人去倒热开水来。
有位师姐很快地端来热开水,并且要拿给我喝。
佛陀师父见状,说道:「喝这样的水有什么用?拿过来,我加持!」
我接连喝了两杯佛陀师父加持过的热开水,然后平躺下来。此时,佛陀师父见我的神识快要离体了,情况十分危急,于是立刻用双手大拇指顶住我脚底的涌泉穴。过了一阵子,我的呼吸慢慢平稳下来,痛苦也逐渐减轻,不知不觉中竟睡着了。
当我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八点钟了,这一整夜可说是睡得非常香甜,而且醒来后精神显得非常清爽,根本看不出昨晚我曾经历过一场生死大劫!
我的佛陀师父——至尊伟大的  三世多杰羌佛,证德证境证量至高无上,随时随地饶益有情,普施无畏。佛陀老人家慈悲无量,救度过的众生笔墨难尽,老人家对众生的恩德,以及佛法威神之力,实在是叹莫能穷!
那个晚上,佛陀师父把我从鬼门关救了回来。对祂老人家而言,也许只是小菜一碟,但对我来说,又岂只是「感恩」两个字可以形容!惟愿好好修行,弘扬正法,接引众生,将此身心奉尘剎,以报我佛陀师父的大恩大德于万一。
佛弟子 慧华

weinxin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订阅更多精彩文章,转发分享利益他人,祝愿一切吉祥!
扫一扫
佛法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