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三个故事,“朝阳仁波切”已在灯火阑珊处!

2018年3月9日00:10:27 1 175 views

读懂三个故事,“朝阳仁波切”已在灯火阑珊处!_学佛受用

多年来,藏地很多的活佛、喇嘛往来汉地传法(他们被统称为仁波切,也就是“人中之宝”的意思),随着其影响力越来越大,加上一些信徒大量的宣传,在社会上迅速刮起了“仁波切”风潮,尤其在娱乐圈的一些人如果手头没几个仁波切的微信,感觉自己都没法在圈里混。我们也会经常看到一些明星晒她们与仁波切的合影等信息,这似乎成了她们极为荣耀的事业。甚至有的人干脆自导自演搞认证仪式,一时令人瞠目结舌。

很多人感觉到“仁波切”身份实在太好了,于是各式各样的“仁波切”名称纷纷出炉,社会上迅速出现了类似“朝阳仁波切”巨大的供给侧“通货膨胀”,人们大惊难道继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又出现了新的“仁波切泡沫”?到底何为真的,何为假的?本人不敢妄评,只想通过以下三个真实的故事来让有缘读者们来了解一下真正的仁波切。

故事一、上个世界九十年代,在香港H女士曾经认识一位算命大师。突然有一天,她在街上看到一个人身着穿“藏族仁波切”打扮,在路上大摇大摆的走着,H女士感觉此人很面熟,仔细一看就是那位算命大师,但他前几天还在“黄大仙”那里算命,怎么今天变成这样子?她很奇怪,走上前就跟那个“仁波切”说:大师,您怎么变成这个模样呢?“仁波切”说:H小姐,你不知道哦,现在算命的生意不太好了,只能换个“仁波切项目”干干。

故事二、上个世纪末期,有一个来自藏区的“仁波切”,自称为是藏区第一大圣德的传人,专门传授“大圆满无上殊胜诀窍”,一时间深圳的很多虔诚信徒都跟着他学习,比划一些手印,嘴里念念有词,显得颇为神秘。直到一天,有一信徒在成都西藏饭店里虔诚的持咒修法,恰好一个熟悉汉语的藏人就问他你在干什么?他说我在修大圆满法啊!那个藏人哈哈大笑说你唱诵的是我们藏族民歌,意思是“白天鹅儿,请把你的双翅借给我,我不会飞很远,转一趟理塘就回来”。这个信徒大吃一惊,后来去打听一下,原来这个“仁波切”在藏区骗了一些钱财,被追讨,他只好跑到汉地,利用汉族人不熟悉藏族语言,编造自己身份,传假佛法混日子。

故事三、当年,在藏区举行大规模的无遮大法会,并请一位证量高深的法王级仁波切主持,当时邀请了108位着名的各大教派仁波切修嘎乌盒,结果修成了两个。这两个嘎乌盒极其厉害,把它们挂在牦牛身上,子弹都打不透。后来法王级仁波切就为他们修金刚杵除障,法一修后,几两重的金刚杵长到上万斤重,并发出三昧真火替这些仁波切除障。并且一修之后,这些仁波切的身上就燃烧了,旁边的人马上菩提圣水弹在他身上,火立刻熄灭。过了一会儿,一个平时嬉皮笑脸的小喇嘛上来跟法王说:我可不可以修呢?法王一看认识这个人,他就是寺院里最调皮那个,经常写检讨书的。法王就问他:你是凡是圣?小喇嘛说:我非凡圣,我要超凡。法王一听这几句话觉得很有分量,就说:那好吧,你要超谁?小喇嘛就指着那108名仁波切说:我就超他们。说完后,小喇嘛开始起修,突然他身上燃起了大火,这时下面的108位仁波切全身着火,烧的大声惨叫,就在这个关键时刻,突然那108位仁波切的火全熄灭了,所有的火全部在小喇嘛的身上燃烧,衣服等全部烧完,他突然哈哈大笑,火瞬间熄灭,法王立即把衣服披在他身上,但小喇嘛头都没回就离开了会场。众人则钦佩不已。

从上面的公案,我们可以看出那些号称所谓的“仁波切”是利用一些江湖手法来以假充真,并且很善于包装自己,能言善辩,颇有大德风范,但他们连一个仁波切所必须拥有的基础佛学理论都不具备,更不谈不上相应的证量成就了。如果我们对他们奉若神明,那就是对自己不负责任,因为他们无法带领众生成就解脱,只会把大家带入黑暗。而真正的仁波切必定是深入显密,惭愧自修,严持戒律,大慈大悲利益众生。

那么对于我们不太熟悉“显密经典”的普通人来说,怎么鉴别“朝阳仁波切”呢?难道让这些假的仁波切“劣币驱逐良币”来污染了那些真正利益众生、慈悲众生的真仁波切吗?这里有一个最方便、最好的法宝,也可以称为“照妖镜”,那就是128条邪恶知见和错误知见,只要那些仁波切一旦落入违犯,无话可说,他们就是假的仁波切,立即离开,绝不再见。

文/东山

(以上内容为笔者的个人学佛知见和理解,仅供参考,一切法义应以佛陀说法为准。)

weinxin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订阅更多精彩文章,转发分享利益他人,祝愿一切吉祥!
扫一扫
佛法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空空丫 空空丫 2

      真正的仁波切必定是深入显密,惭愧自修,严持戒律,大慈大悲利益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