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千的“大千荷”拍卖会曾独占鳌头,为何后来被“墨荷”超越?

2018年3月6日23:39:33 发表评论 801 views

张大千的“大千荷”拍卖会曾独占鳌头,为何后来被“墨荷”超越?_圣贤德育

张大千是世界画坛的巨匠,被尊称为“五百年一大千”,可见其艺术地位之高。他的画有非常鲜明的艺术特征,既有“吴门画派”的工细温润、婉约典雅,又兼具八大山人、石涛等名家的粗犷、冷峻,还颇有几分出世的情怀。

张大千自称是石涛的再生。他遵循石涛“搜尽奇山打草稿”的精神,踏遍名山,从而丰富了画作的底蕴。在吸收众家之长后,他又创造了“泼彩画法”,成为此一画法的开山鼻祖。更为称道的是他“仿今超古”。他的仿今功夫甚至于让众人误判。当年,张大千模仿岭南画派创始人高剑父的画作。高剑父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惊叹如果不是自己亲见其仿,一定会以为是自己所画。这足以说明张大千的画艺之高。

众所周知,张大千所画的荷花被誉为“大千荷”,在拍卖市场上极受欢迎,价格屡创新高。其中,《荷塘野趣》四屏通景尤为突出,它在2013年香港佳士得春拍会上,以 8051万港元成交,轰动世界。

正当人们赞叹张大千的荷花画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时, 2015年3月22的纽约贞观春季拍卖会上,一幅《墨荷》以1650万美金的拍卖价而驰名中外,远超“大千荷”,成为人类历史上的至高艺术瑰宝。这也是古今荷花题材画作拍出的最高价。《墨荷》的作者是世界佛教最高领袖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据了解,这次春拍,苏富比、佳士得、贞观等拍卖所拍出的所有画作中,唯有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墨荷》夺冠。

张大千曾与毕加索并称“东张西毕”。然而,曾代表“古今画荷登峰之作”的《荷塘野趣》为什么被 《墨荷》超越了呢?难道是收藏家的追捧吗?

我们先略窥一下张大千的艺术特点。其画作手法以没骨(中国画技法名)、写意或泼墨泼彩为主,尤以泼彩半抽象手法居多。其画作兼顾了绘画与书法的象形关系,以正、草、篆、隶四种笔法,融于荷花的枝、叶、干、瓣中,使荷花形态各异,在风、晴、雨、露中更显清雅不俗。正所谓“风吹荷叶十八变”,令人神往。

与其他画家相比,张大千的确高出一筹。可是其画作执于实物本身,着于画技与画术,虽写意却不见悠然。因此,无论他采用各种手法,但仍未脱俗立境,还是“见山是山”的境界,仍属凡作之笔。

然而,羌佛画作之《墨荷》,真可谓“满幅狼藉破笔兮,奇哉兮妙境怡情”。其意境出自天然,笔法不着凡义,虽看似破笔狼藉,实则笔法老辣厚道、墨色神工、行墨连绵而气韵畅达,浓墨与色彩相间,浑然一体,自然显荷花出污泥而不染之意境悠然。

羌佛的落款更是龙蛇走笔,雅似浮云飘冉,健如龙跃天门,脱尽凡世俗尘。从整幅画看,笔墨章法皆达登峰造极之境,前无古人可及,后无来者可追,实令人叹为观止。

细细品来,《墨荷》的境界既格高境大、气韵灵动、妙境怡情,又于雄浑朴拙中显清静无为、超然世外之韵,表达了出世间的真谛,是佛法五明之一工巧明的展显,令观者自入“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还是山”的境界。所以两者对比顿见高下,让人一目了然。

文/东山

(以上内容为笔者的个人学佛知见和理解,仅供参考,一切法义应以佛陀说法为准。)

weinxin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订阅更多精彩文章,转发分享利益他人,祝愿一切吉祥!
扫一扫
佛法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