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行随笔

2016年12月6日21:56:37 发表评论 437 views
我的修行随笔_学佛受用
      曾听说过度母的由来典故,是因南无观音菩萨看见苦难众生浮沉业海不忍众生苦,而流下了大悲之泪,一滴化现为白度母,另一滴则化现为绿度母。有次听见师父慈祥柔和的说到:「众生痛苦时我流泪,而看见众生快乐时我也流泪。」事隔几天在有次骑机车返家的路上,脑海中浮出了这段话,让我内心震荡不已,眼里停留了些许的泪水,心里有一个声音—「天啊!真正的行者爱戴众生的心,竟是如此如此的……」我真的说不上来,那份悲悯是无止境、无可言说的,剎那深刻的感受到南无观世音菩萨的眼泪是为了众生而流的。我听从了师父的话克制了自 己内心的懦弱和犹豫去从事看护的工作,起初做也只是为了赚钱养家而做,看护必须全天二十四小时陪伴,照顾病患直至出院或者患者不需要你了。有好几次想到这么漫长的时间全绑在医院就只为了家计,多么可怜、多么不值得!这份工作让我失去了陪伴家人、失去了闻法、也失去了玩乐,我真的想要放弃这份工作,欺骗自己找份时间少一点的工作,同样养家且又兼顾到我想要的一切。乍听之下好像也没错,多么好的理由,但倘若真就这么做,我放弃的将不只是一份工作。

 

        学佛以来老把「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挂在嘴边,当成顺口溜,自问我觉个什么东西啊!帕母《子必依论》的〈求道与俗务〉中,有一种自以为在修行却把佛法与世间法分开的假行人,不正是写照了我此时的心境吗!?修行重要的还得面对自己的心,于是我转换了心态继续面对这份工作。

 

        师父曾说:「大部分的修行人都喜欢当警察,却很少人愿意当护士。」当然我也不例外,从事警察这职业还挺久的了。师父您曾两三次对我说:「你缺少笑容,要改。」我也知道但就是笑不太出来,内心总觉得快乐真诚的笑容对我来说是个难题,日子一久这问题搞不定,久而久之也就淡忘了。照顾阿伯这些日子来,我自 觉能做的真的很少,心中总有份内疚。除了例行公事协助与陪伴,我会在夜里等待阿伯们入睡,悄悄念佛回向,祝愿他们安康快乐。而让我感到最幸福的就是将师父加持的念珠配戴在阿伯的手上,因为这一串串的念珠我深信都是代表着   诸佛菩萨一滴滴的泪水所集结串成的「大悲念珠」,其蕴藏的是无限的祝福及强烈拔苦的菩提心。我想是因果使然,不加思索的慢慢学会了付出、学会了同理,阿伯痛苦时我感到不舍,阿伯开心时我感到愉悦,慢慢的我僵硬的心变得柔软一些,自然的松动了僵硬的脸孔,我好像也慢慢懂得如何笑了,原来当护士远比当警察来得成就、来得满足。

 

        感谢师父您给予我的鼓励,给予阿伯尊贵的念珠,因为有佛法、因为有您,让这份看似不起眼的工作变得有意义。感谢师父您的随堂谈话,总会适时的出现在我心里,勉励自己、改变自己,更从这随堂法语让我知道什么叫修行。现在的我虽然不免疲惫,但内心总有些许的愉悦,嘴角偶而挂着一丝的笑容,因为师父说:「懂得分享的人才会有福报。」我也正因一步步落实而感到富裕。在医院的一个夜里陪伴在阿伯身旁的我,眼睛闭着,尚未入睡,发现阿伯静悄悄的走下床来到我的身旁,更悄悄的为我盖上被子,那件薄薄的被子,它不只温暖了我的身体,更温暖了我的心。

 

         惭愧佛弟子   平凡人   顶礼
          2010.11.26
weinxin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订阅更多精彩文章,转发分享利益他人,祝愿一切吉祥!
扫一扫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