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佛陀师父是至高怙主

2016年12月6日17:06:05 发表评论 314 views
我的佛陀师父是至高怙主_学佛受用

至高无上的 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我至尊的佛陀师父,也是法界佛教大教主,佛陀老人家无量的慈悲,每时每刻、一言一行都在教化众生,利益有情。他老人家所开示的如來正法,能令众生明其本性,所传授的《什麼叫修行》一法,為众生指引了一条解脱的捷径。作為弟子的我,在佛陀师父身边受教良多,内心的感恩实在无以言喻,每次的相处总令我无比的受用。

有一次,我向佛陀师父请示有关如何与本尊合一的法义,佛陀师父非常慈悲,特地為我作了一段甚深微妙的法义开示。

那是一个特别的时刻,当时我挨近佛陀师父的座前,合掌恭敬的坐在地上,仰起头目不转睛地注视我心中永远的师父,佛陀恩师的脸上露出慈祥和蔼的笑容,以生动、自在的语气,亲切地為我现身说法。

夕阳斜晖从门外树梢投射进來,映照满室一地金黄,屋内只有佛陀师父与我,偶尔外头一阵归巢的鸟叫声,伴随远处传來的狗吠声。

佛陀师父开示的法语,流入我开放的心灵,引导我來到一个广阔无际的境界,在那个境界中,所有一切都是圆满具足。......我谛听佛陀师父的说法,法喜充满,一种未曾有过的觉醒,清明地呈现出來。

我禁不住兴奋地说道:「佛陀师父!我从來没有离开过观世音菩萨啊!」

我话刚说完,佛陀师父随即微笑地对我说:「不是从來没有离开过,而是你想丢,都丢不开。」

就在那一刹那,我从二元相对的枷锁解脱出來,一切唯是一心,那里还有个我?还有个可以离开的观世音菩萨呢?我体悟到心、佛、众生三无差别,我被佛陀师父的加持引到这个体悟來,在那一个震撼有力的时刻,上师、本尊与心融為一体,无二无别。......

佛陀师父所说的话,并没有什麼特殊、神秘或不可思议,这些话再平常不过,但话语之外,传达了某种东西。佛陀师父所透露的,正是无上圆满证悟的真实法义。在那个当下,佛陀师父透过自己的证量和加持,把我直接带进那个境界中,我由衷生起喜悦的感激。

永嘉大师在《证道歌》中说:「吾早年來积学问,亦曾讨疏寻经论,分别名相不知休,入海算沙徒自困。」

永嘉大师所说的,也正是我自己的经历。因為有关心性的概念和想法,我以前也曾经有过无尽的思考、分析和研究,但始终不能契入实性,当佛陀师父引导我,有了那个觉照经验后,我才觉醒过去错得多麼离谱,如今想來,不禁哑然失笑。

密续中说:「在已经觉悟的一切诸佛之中,没有一位不是依赖於上师而证悟。」

上师是成就的根本,是最大的依怙。上师是绝对真理的化身,是一切诸佛智慧的结晶,也是一切诸佛慈悲的象徵。

众生轮回於世间的根本原因,是心中的无明,正因為有此无明,才有所谓的起惑、造业以及六道受苦。除非从无明中获得解脱,否则无明永无止境,即使已经踏上修行之路,仍然还是会坠入无明的悲剧和重复的痛苦中。因此,学佛修行首先要选择一位真正拥有佛法的金刚上师作為自己的依怙。

选择真正的金刚上师,需要特别小心,不要看表面地位,不能以传承作為对上师道境的依据。传承法脉皆可人為编造,传承代表不了道量功夫,传承是用來参考脉派的基础,是接加持的法源。成就要依具有道量的实相功夫,金刚上师的真佛法道量境才是解脱的依靠,因此不要主看传承,重要是看其是否显密俱通,五明具足,持以内密灌顶,这才是最佳的金刚上师。

我强烈地感受到上师在解脱道上对我们的重要性,而唯有真正皈依上师,不断生起对上师的信心、感恩以及恭敬心,达到最广大最完美的地步,视上师如佛陀无二无别,与上师身、口、意三业相应,永恒不变的忠诚不贰,如此才能得到完整的加持力和巨大的受用。

在回程的路上,佛陀师父慈悲的法相不断涌现心头,我不禁潸然泪下,一再告诉自己:「如果不是佛陀师父,我怎麼可能体悟到如來圆满的教法,学到真正的佛法呢?」

至心祈愿至高怙主第三世多杰羌佛老人家永住世间,一切有情得闻如來正法,永离众苦,吉祥安乐。

佛陀的弟子 慧海

weinxin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订阅更多精彩文章,转发分享利益他人,祝愿一切吉祥!
扫一扫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