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受用  益在终生

2016年12月4日15:57:15 1 578 views
当下受用  益在终生_感应事迹

我(注:义工)有幸于2016年10月1日参加了由隆慧尊者在香港主法的观音大悲加持法会。之前有看过隆慧尊者十多年前在美国主法观音大悲加持法会的录像,对法会现场的殊胜甚为惊叹,对与会佛弟子所受加持受用更加羡慕不已。因此,对能亲身参加法会,能得到观音菩萨的加持而有所受用充满了期待。同时,内心还有些许忐忑不安,担心自己不够虔诚,不能将状态调至相应而得不到受用。

庄严的道场内,与会佛弟子有序地排好了位置,恭请尊者升座后,三声荡心涤尘的罄声传来,法会开始了。在维那师的引领下,大家齐诵佛号:“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一瞬间,好似一股无形的巨力将尘世氤氲向四周围冲散开来,整个坛场即刻变得无比清净。此时,我的心一下子静了下来,清净感油然而生,融入坛场的清净不分彼此,心念中只有佛号,没有一丝杂念。

在持诵六字大明咒时,合十于胸的双手突然莫名抖动起来,是双掌相向的抖振,而且幅度越来越大,几乎让我合不上掌,好像是疲劳过度无力维持这个姿势。可是,平时早课做前行合掌四、五十分钟也没有觉得累而抖啊,今天是怎么了,好奇怪呀!这是我当时的想法。接下来尊者告诫大家,全程都要闭上眼睛,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要睁开,身心都要放下,不要持咒,不要观想,完全听菩萨的指挥。我听到了,但似懂非懂,为什么不让持咒、观想?

按照要求,我平举双手静静等待,但什么感觉也没有,于是心里打起了小九九,“菩萨什么时候来?通过什么方式给我加持?会跟我说话吗?怎么指挥我呢?”。胡思乱想中,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渐渐地,双臂感觉很累很酸。突然,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冲进我的脑海。我感觉到就是挨着我前面的那一位师姐发出的,那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毫无抑制的哭喊,声音很大又突然又离我这么近,着实吓了我一跳,思绪瞬间被打断,心脏也砰砰地跳起来。按常理,吓了一跳之后适应了,加速的心跳会很快平复。可不知为什么,我已经适应了那持续的哭声,而心跳却越来越快,气血上涌直冲头部,出现了胀麻感。紧接着,举着的但已略微下垂的双手由掌心向下变成掌心相对,这是不自觉而做出来的。同时,一种异样的感觉由左手传来,就像电流冲击,一下一下有节奏地撞击掌心,节奏很清晰,由轻而重,越来越明显,似乎感到咚咚的跳动,像心脏一样。由掌心起,似电流脉冲一样,一波一波传向手臂、肩颈,酥麻感很明显。

难道这就是观音菩萨的加持?难道我已经得到了菩萨的加持?一定是的,我得到了!真的得到了!那感觉是那么清晰、明显、真实!无限感恩大悲观世音菩萨!我内心如是念着。渐渐地,我平静下来,双臂垂了下来,左手似电流的冲击也慢慢停息了。于是我想,就这么结束了吗?应该不会吧?怎么才能再有加持呢?尊者说,要全身心放下。好吧,我这次要真真正正地听一次话,完全不过滤,不加入任何自己认为对的和必要的东西进去,全身心交给佛菩萨,该怎样就怎样吧!于是,我这样做了,不去控制身体,不让念头跳出来,只是放松,感受。

闭着眼睛放松下来,逐渐感到有光在我的前上方照射下来,那是一团柔和的白光,不刺眼,感觉温暖舒适。(我还以为是闭眼后微微可感知的天花板上的射灯的光,可法会后我故意再闭眼感受对比,根本就不同,不是灯光。)

一会儿,我已垂下的双臂被一股力量缓慢地抬起,直至举过双肩,高过头顶。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抬手的指令不是我发出的,我只是单纯地在接收,接收到手在哪个位置的信息,而感受的过程却是断断续续的,朦朦胧胧的。感觉这一刻在这个位置,下一刻是另一个位置,而两个位置之间是怎么抬过的却完全不知道。抬起手臂的力量是无形的,但我找不到受力点在哪里,就像磁场一样环绕着手臂,慢慢地拉起。

接下来我身心更加放松,意识有些模糊,虽然外界的声音还听得到,却只不过感觉悠远飘渺,好像是远处传来的。在似觉非觉中,我的双臂再次抬起,举到一半左右,就开始向右扭腰,逐渐后扭,感觉到极限了,却还在扭,还在扭,力量已传到脚上,但脚动不了。还在继续扭,直到双脚也向右转了一下才停下来。我能感觉到整个上身在受力,但依然找不到着力点。

身体转回来后,不知不觉我的头开始摇摆,象没有颈骨一样摇来摇去。又不知何时开始仰头,身体也跟着后仰,直到很低了才感觉在后仰,好像到极限了,可还在向后仰,向下弯。直到脖子、胸腹都拉得很直,很大拉力,却固定在那里,有些难受,开始喘粗气,轻咳,又开始抽泣,想哭,不知是难受还是委屈,这时的感觉很清晰。刚要开始哭,突然听到一个很大的声音:“停!”,这声音好像自远处来,坚定而不容置疑。一瞬间感觉很不情愿,为什么要停?我还要继续!紧接着又一声“停”,这次很近,很清晰,知道了是尊者的声音。缓缓收身站立,好像意识也回到了身体,此时发现眼角已经湿润了。

意识渐渐清晰起来,抬头看看尊者,看到尊者正在环顾整个坛场,目光坚定。随之我也向四周望瞭望,看看其他师兄姐的情况,忽然发现,视野里周围的一切好清亮、好清晰,与之前感觉好大不同。再感觉身体,好舒爽啊!从没有过的轻松、舒畅!

坐下来回味整个法会的过程,内心充满了震撼、惊喜和兴奋。自己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受用。我的颈部左侧至肩膊,因劳损多年一直隐隐酸痛,牵扯着整条左手臂都有些酸酸木木的,虽无大碍,但长期的困扰始终存在,经过这次法会,立刻轻松了很多,像卸掉了一些东西一般;我的右肩关节处,也因劳损,在抬起一定高度会痛一下并伴随嘎嘣的响声。这次法会后,右手臂任意摆动都没问题,完全没有疼痛了。

众位师兄姐们争先恐后地分享自己的体会和受用,个个都很兴奋、激动,也难怪如此,不可思议的受用,怎能不激动呢?于是纷纷感恩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感恩观世音菩萨,感恩主法师隆慧尊者。我也分享了自己的体会受用,但总觉得词不达意,难以尽述自身的神奇经历。是啊,如此殊胜的境况又怎能是简单的言语可道尽的呢!

此次法会对我个人的受益无疑是巨大的,不单单是身体上得到加持受用病痛缓解乃至消失,更大的在于对佛法认知上的突破,这对于我的修行之路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作为一个受过数十年唯物主义教育的人,生活中秉持“眼见为实”原则,对一切非科学的玄奇事情都嗤之以鼻。信佛多年,闻法几年,对佛法的认知也只是停留在对法义法理的接受、理解和信奉。对于诸佛菩萨的大悲加持力量,仅仅相信那是真实存在的,但却觉得距离自己十分遥远。此次法会的实实在在的受用,给我的观念上带来巨大的冲击。那神奇的力量是如何作用在我身上的?半个多钟法会为何觉得只有十多分钟?那种不由自主的精神状态是如何产生的?

回光返照,顿觉自己的无知、渺小和可笑。凡夫之眼所见真的为实?以已知的所谓科学来判断未知的世界,轻易做出怀疑和否定难道就是理性?迷信有限的科学也是迷信,而用唯物论为基的科学来质疑佛法的科学性则无异于坐井观天。蚂蚁的眼界如何度雄鹰的天地!所知障太可怕了,那是成道之路上自设的绊脚石啊!

法会上尊者告诫大家要将身心放下,完全听从菩萨的指挥。反复思考我才明白,那意思应该是说,放下凡夫的我执,才能跟菩萨相应,才能得到圣量加持。相信一定有人在法会上坚持:我一定要保持什么姿势,我一定要不忘念咒,我一定要持续观想。岂不知,这正是菩萨施与加持的障碍呀!回思自己的受用,正是完全不琢磨,不思量,真正放下自己的时候,才是加持临身的时候啊!这让我深刻反思,在未来闻法、修行、修法中,怎样做才是三业相应,怎样做才能放下我执。

华藏学佛苑深圳菩行中心
惭愧佛弟子:常盛
2016.10

weinxin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订阅更多精彩文章,转发分享利益他人,祝愿一切吉祥!
扫一扫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avatar 空空Y 6

      顶礼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