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音菩萨灵感录(二) 救灾祸难

2016年11月2日20:30:52 发表评论 775 views

观音菩萨灵感录(二) 救灾祸难_感应事迹

第三章 救灾祸难

古人云:“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又云:“莫为风波羡平地,人间到处是危机。”水火旱风等天灾,虽科学进步,尚难作万全之防护。交通工具,日益发达,乘马坐轿者少,而车祸之多,几每日常有,轻则残废,重则死亡。乘船于江湖河海,风波险阻,则有船祸与海难。乘飞机于空中,气象变化,或机件故障,则有空难。或文言不检而遭诬陷,或访友不慎而受牵连,或屋倒被压,或上楼跌伤,或安坐家中而被窃拐,此皆防不胜防,随时可以发生意外之灾祸,而礼念观音菩萨,即可随时蒙万全之防护也。佛说:“人之灾祸,皆前业所致,今世不种苦因,来世自无苦果。”惟大善可转恶业,不待来世,所谓业由心造,亦由心转,现作现受是也。普劝中外同胞,为防患未然,速发改恶迁善之大心,不造杀盗淫妄等恶业,随力随缘,广行众善,家设佛堂,恭敬供养,行住坐卧,常念阿弥陀佛及观音菩萨,至诚忏悔,定蒙慈祐,业消障尽,祸灭福臻。若遇灾祸降临,请专念观音圣号,决蒙救护,履险如夷,遇难成祥,无往而不平安也。

第一节 救水灾与水难

一、屋浮如船 民国廿四年夏广东韶州洪水为灾,夜间水涨,波涛汹涌,平地村舍皆淹没。马坝有乡户云姓者,一家十五人,其屋正当滔天洪水中。家有幼童方四岁,忽脱口念观音菩萨,家人闻之,亦随之疾声大呼观音菩萨救命,屋舍不觉浮水面,如船行洪流中,忽阻于大树间,家人皆攀登树上,屋即沉没。水退后,全家诣南华寺敬香礼谢,向虚云和尚亲述。

二、落水不沉 湖北丁翼夔,民国元年冬月廿九日在学生军,奉命往黄冈新洲剿匪,夜半舟次鹅公颈,起见水光,误为沙滩而跃下,自忖必死,因身负武装,及枪弹四十七排,决沉水难出。忽闻呼救声,已身在对岸泥中,距落水之彼岸十余丈。由同学以舟渡回原舟更衣时,见背有青紫色掌印。次日至新洲,始闻匪首陈五霸,为黄州防军所诱执,沉水溺毙,即廿九日上午也。人皆信其目障落水,确为鬼崇。腊月初返家,闻母言:“因汝在军次,求观音大士垂祐,冬月廿九夜梦行河堤上,见汝一人沿堤下趋,呼之,有老妪应曰:‘有我在此照应不妨也。’定蒙大士默祐耳。”丁大惊异,恐母耽心,于落水事秘不敢禀,不料大士已当示之矣。

三、浮水获救 严静安、江苏人。民国三十二年八月祖父病死于乡,择于次年正月初出殡,适逢寒假,腊月廿六日随父母乘车至镇江。父信佛,沿途默念观音圣号及大悲咒,心口未停。廿八日乘轮回河口,由旅馆送客之某叟送至码头时,天尚黑暗,人多拥挤。离岸里许,方至船边,时有两轮,至三江营者泊于内,往河口者泊于外,父由兜售铺位者导入舱后,方欲告其子及妻小心,须再过一轮,方为所乘之船。严忽失足落水,饮水数口,幸未下沉,即四肢伸直,仰浮水面,两足打水,两手上举,露于水上,由叟俯伏船边,拉手而上,棉衣尚未尽湿,得庆更生。非蒙菩萨加被,断无如此侥幸者也。

四、救起送回 玉枝居士,住台中北屯区军功寮。民国四十二年加入莲社弥陀班,朝暮念佛及观音圣号。四岁幼弟在附近鱼池边游玩,不慎落水,池深丈余,忽一女人跳入水中,抱放池边,并送回家,女忽不见。其母见子全身湿透,如落汤鸡,问明情形,为换衣后,带往池边,水尚未干,遍询各家,均不知救水之人。后买一日制念佛珠头,内有观音圣像一尊,全家争看,弟一看时,即雀跃大叫:“前从池中抱我起来的就是她。”众始大悟,深感慈恩!

按丁等因父母及姊常念圣号,皆落水获救,凡有子女而虑从军或外出危险者,请即供奉观音,礼念圣号,决蒙护祐,永保平安也。

第二节 救火灾与火难

一、报应分明 武冈一幻居士之胞兄正觉,民国十八年七月十五日请智空,心印等老和尚在家念经,是夜拜愿时,闻火起出视,乃兄嫂黄严福之母家也。已焚及正堂,救火者因火焰猛烈,不敢前,一幻举家为其猛念观音菩萨,忽风转火势顿减,正堂后之楼房不扑自灭。西首数椽,火虽燃及,稍注水即熄,此非大士之感应乎?盖正屋系刘黄两姓共有,各占东西,刘舍俱烬,黄屋独存,因黄素忠厚,而刘反是,岂非善恶之报应分明耶?

二、击醒救火 陈宝善居士,河北人,为津浦铁路局职员。信佛甚笃,与友租居下关民宅,自居楼上,佛像供奉满室,公暇礼诵弥勤。楼下二室,友与仆分居。一日夜半,仆拥衾燃烛读戏考,夜深神疲,熟入睡乡,烛尽棹燃,渐延帐席,将酿火灾。忽一白发老媪,冒失临榻,一击而醒,急起救火。火灭寻媪,室门紧闭,杳无人踪,启扉出寻,院门仍扃,亦寂无声迹,乃悟为楼上主人供奉观音大士显圣救火。翌日买香烛登楼礼佛,主人诧询发心之由,具述经过,相顾愕然!此民国廿一年事也。

三、风转无恙 董怀清居士,住浙江嘉兴新胜乡。有淮民张三、张六,携眷佣工于新塍。民国廿二年四月在董宅之东盖草屋两间,遂家焉。闰五月廿四日午后不戒于火,火趁风势,直扑相距丈余之董宅,时与董宅工人均在田间工作,闻警奔回,火已燎原,不可向迩。况在炎天烈日之下,火势熊熊,因无消防工具,束手无策。董不获已,惟有虔诵观音圣号,以求呵护。忽风向南吹,董宅得保无恙。非蒙菩萨感应,曷克臻此?

四、纵火获免 民国廿二年十一月初一日晨九时,暹罗莲华佛教社后民房,被匪纵火,事起仓卒,灌救无术,延烧三面民房千余,只存南面民房未烧,而该社适在火区之中。当非念佛时,只存社友三、五人,见火势之盛,非人力所能熄灭,遂撞钟擂鼓,虔诵佛及观音圣号,以求加被。果即蒙威神之力,使风势转向东北而去,该社遂得保全,咸谓精诚念佛之效也。

五、风转火灭 武进凌仲诚居士,与兄伯诚,皈依三宝,寓内供佛及观音圣像,朝夕礼拜。民国廿三年八月某夜十时正在常州两利袜厂办公,兄正虔诚晚课,陡闻斜对门朱涌兴铜铺失慎,火势甚猛,浓烟烈火,随东北风直扑位处西南袜厂之楼窗门面,势甚危殆。仲与兄立率全体厂友焚香叩求观音大士加被,历二小时,火势屡扑屡敛,卒乃微转风向而灭,得庆安全。且自信定蒙救护,一切货物均未搬动,故一毫无损。

六、坠炉蒙救 商述圣,沈阳海城县虎獐屯人。信佛恳切,每日念观音菩萨普门品三遍,十余年未曾间断。民国十八年佣工抚顺千金寨炼铁厂,两人抬铁矿一筐,倒入大冶洪炉,忽失足坠入炉中,众皆惊骇!商亦自骇必死,炉高数丈,在坠下时,觉有人用手托出,放平地上,睁眼一看,果躺在平地,并未坠入炉底,众尤惊讶,监工日人亦甚惊奇!商起回家,衣已被火炽酥。此后虎獐屯人,都信奉观音菩萨,感化之深,盛极一时,此普门品所谓“设入大火,火不能烧”之征验也。

七、人房独安 镇海戴登兆居士,旅居上海法租界朱葆三路平安旅社二三五号房间,将及一年。民国三十年十一月十九日夜一时邻居失火,各旅客惊起,救火车已到,皆谓即可救熄。讵起火之家为纸号及堆栈,多储火油洋烛等易燃之物,致火势爆发,不可收拾。旅社为第三家,相距甚近,顿时电灯熄灭,黑烟四射,秩序大乱。因系旧式房屋,无太平门及后门,大门为救火车阻塞,早已紧闭。旅客数百,多跳窗而逃,死伤甚多。戴心镇定,随念观音圣号,向窗逃出,得攀水斗及电线,循至下层楼窗,尚离地丈余,似有人引导而下,时已六十二岁,年老衰迈,竟毫发无伤。大火延烧,地广时长,北至爱多亚路,南至法大马路,至十二月初仍有救火车灌救余烬。旅社被焚客房一百五十余间,惟二三五号一连十余间均系木板,因戴之佛经念珠等不及取出,蒙菩萨保祐,独安然无恙。佛经衣箱等亦丝毫无损,均赞叹念佛功德不可思议。

第三节 救旱灾与风灾

一、求雨辄应 云阳郭母陶居士,常茹素念佛兼观像,民国廿一年后,每念佛时,辄见观音圣像了了分明。会岁旱,集村人同念观音圣号,求雨辄应验。

二、禁屠得雨 民国廿三年夏,南通东社镇天久不雨,将成旱灾。东乡季国香居士等约善信数十人,于五月十六日起就极乐庵举行观音七以祈雨。西乡复兴寺释涤凡亦集善信二三十人,于五月十九日起在普陀寺念观音圣号,求降甘霖,由镇长陈继尧通告禁屠。廿一日复联合祈祷,诸善信及合镇绅商,由普陀寺起执香绕市一周,虔诵圣号,四时后大雨如注,人心大慰。

三、念即降霖 江苏常熟县,民国三十一年夏,天久不雨,气候酷热,火伞张高,水流涸竭,禾苗枯槁,民心惶恐久旱成灾。沙洲各镇乡公所,率领民众虔诚斋戒,合境断屠,设坛恳求,越数日依然不雨。遂将当地各庙龙王猛将等神像,晒于日光中者又数日,仍烈日当空。东港净光莲社同人,不忍坐视,遂发心于六月廿七日起,恭念观音普佛三日,第一日了无雨意,第二日凉风拂拂,温度微低,夜降甘霖,不久即止,第三日上午忽风雷大作,大雨倾盆。七月初二夜又沛然下雨,枯萎重生,秋收有望,万民欢呼,皆谓佛力不可思议也。

四、风雹均安 余敬西居士,住江西樟树镇对河之乡间。民国廿五年皈依灵岩山德森法师,吃素念佛。业中医,凡遇疑难险症,常教人念佛及观音圣号而即愈,故合家皆信佛念佛。三十九年农历三月十七日下午忽狂风侵袭,塘坊村有千余户,房屋约二百栋,只剩十三栋,余均破坏或吹走。芦柴洲有屋十七栋,连木料砖瓦全被吹入隔村许远湖中,拖船埠有一新神庙被吹倒,庙内避风雨者三十五人,全被压死。河中船只,多被吹翻。几人合抱之树,连根拔起。空中飞舞之冰雹,小如桂圆,大如升斗。人民之死伤,与房屋船树之损失,不知其数,诚近世少有之巨灾。而居士之乡村,男女均在田中收打油菜子,其母八十七岁,亦在场帮忙,所有用具及油菜稿,都被狂风卷入塘中,人多倾跌。当此千钧一发之际,母即率众大声念观音圣号,狂风即时转向,冰雹毫未临头,均得安全回家。非蒙菩萨感应,决难幸免。

五、风转雨停 民国六十三年十月九日台北市因受贝丝台风影响,忽风雨连绵,日以继夜,依气象预报:“十日为风雨天气。”余回忆去年双十节大雨,使参加庆祝者衣服尽湿,影响国庆活动。晚课后诚念观音圣号千声,跪代七亿同胞虔诚忏悔,恳求台风转向,勿在台湾登陆,以免人民受灾,国力受损。并求次日停止风雨,上午举行庆祝大会时,云开见日,预兆国运昌隆。次晨三时半起床运动,尚风雨未停,五时早课毕,再恳大士垂祐,自七时起至晚十时止,风雨暂停,以便举行各项国庆活动。果于七时起风雨渐停,台风忽在海上滞留,台省各地天气好转,整日清凉,全国军民代表及海外归国侨胞共二十五万人,上午九时在总统府前广场举行庆祝大会,忽阳光普照,皆欢欣鼓舞,各项庆祝活动,愈见热烈。夜深虽又风雨交加,而台风果转向偏西而去,远离台湾。

六、有求即转 民国六十三年十月廿二日中央日报讯:“黛拉台风向西北方向移动,可能扑向本省,各地应防豪雨。”中央气象局廿三日上午发布海上台风警报,余即虔念观音圣号,恳求台风转向,或大风化小,小风化无,勿在台湾及各地登陆,亦勿豪雨,以免造成灾害。果即转向北北东挺进,旋突转西而去,且威力逐渐减弱,台湾各地亦无大雨,廿四日晚解除海上台风警报矣。近年每遇台风,凡有所求,无不转向而去,其应如响,兹举一二,以例其余也。

第四节 救车祸与马祸

一、车覆无伤 饶汉祥居士,字宓生,湖北武穴人。民国十二年在天津研求内典,初持大悲咒,一日即熟。十五年郭松龄在关内撤防,回军辽沈,聘林长民为总参议,饶为秘书长。郭旋覆亡,饶即逃避,默求观音菩萨救护。对方枪弹如雨,林及随从在前,中弹倒地,饶因文弱落后,反安然无恙。雇车逃奔营口,因失道与郭夫妇囚车相遇,郭大声招呼,幸风大气寒,监押军官,均戴皮帽,耳全被遮,未听清楚,以枪柄击郭头曰:“汝尚不安分而欲发言耶?”郭遂不敢开口,获交臂而过,未被发觉。车行傍晚,不辨道路,忽陷深坑,若有物托其身躯,徐徐放下,车虽倾覆,人无伤损,得安返天津。后回籍寿终于家。

二、梦抚腿愈 徐性甫居士,现已在台出家。前在上海被大卡车撞倒,摔在电杆上,两腿都断,住上海医院治疗数月,无法治好,后回沈家门家中静养,终日不能动弹,痛苦非常。幸全家信佛,母与姊及妻子等拜佛许愿,并教其一心默念观音圣号,以消业障。忽梦菩萨示现女人,身穿黑服,教其伸出两脚,为抚摩伤处。痛极而醒,一无所见,觉两腿能动,故意伸直,毫无痛苦,方知腿已不药而愈。喜出望外,感激泪零,因此终身吃素念佛,以报佛恩!

三、让坐获安 长沙衡钰居士,遵母嘱常念观音圣号,故皆化险为夷。民国廿九年乘火车至衡阳,转汽车往江西吉安,驶至竹塔市停车时,下车喝茶,上车时,原在右边之坐位,被人占坐,便将行李移至左边坐下。甫驶过木桥,为避让对面而来之小轿车,司机失手将车盘向右转过多,轰然一声,跌下离路面丈余之水田,幸遇电杆阻住,车窗玻璃均已粉碎,占坐之人,伤重致死,衡跌行李上,安然无恙。

四、临危转安 苏州灵岩山住持妙真和尚,勤修净业,常念佛及观音圣号不辍。民国三十二年五月十二日下午四时半,由苏州乘公共汽车回木渎,经外跨塘第四号桥,桥身北边已损,车由南边驶过,因无栏杆,左后轮忽陷桥外,车遂向南倾侧,乘客十九人,全倒车左,有一头被撞破。正危急万分车将下倾入河之际,以车行甚速,倏忽已抵桥西平地。而车之机件轮盘轮轴等完全损坏,惟汽缸未损,虽尽全车乘客之力,不能推动。共赴桥南轮船埠改乘轮船,妙公告众曰:“此次临危转安,诚为希有,待我回山,敬建观音普佛一堂,以忏各人宿业,敬请签名。”晚抵木渎,翌晨王文魁等同上灵岩瞻礼,承妙公招待,谈及车祸,妙公曰:“倘业障重者,虽处坦途,亦有不测之祸。若能忏悔宿业,持戒念佛,虽命该罹难,仰仗佛慈加被,亦得逢凶化吉?反之,日日造杀盗淫诸恶业者,虽命该福寿康宁,待恶贯满盈,亦难逃天谴,盖因果循环,无非自召,天固无所用心也。昨日之脱险,亦系各人平日存心善良,故得蒙佛与观音冥祐耳。”

五、携像独安 袁保坤,袁德常居士之弟也。宅心仁厚,阴行慈善。抗战时寓重庆歌乐山,念佛及观音菩萨益虔。卅二年十一月中携佛像乘汽车进城配镜框供奉,讵在大雾中与对面来车互撞,同车十余人皆头破血流,司机腿折,独袁一人竟未觉震动,但以一手抱柱,并未倾跌,毫无损伤。所携线香一盒,一枝未断,惟电筒轧坏。

六、伤臂渐愈 钟詹宽凤居士,住台中市复兴路国际戏院对面。三男进礼,民国四十二年秋十五岁,站在门口,被一运货大卡车,因闪避路中游戏之三个小孩,突紧急向右,将其冲倒,而车轴钩其衣服,拖过电杆二枝,仍未刹住,急喊:“我母信佛,观音菩萨快来救我。”连叫三声,车即停住,幸未辗死。惟左臂擦伤,血肉与砂石模糊不分,不易取完,住院四天,臂肿发黑,医须将手锯掉,免有性命之虞。商请剜去腐烂皮肉和砂石一盘,当在旁直念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供西方三圣小像于病房,虔诚称念,一连三次梦见观音菩萨用杨枝净水洒其痛手,立刻清凉,渐生肌长肉,恢复原状。

七、佩像得救 台湾刘胤龙,幼随父母念佛及大悲咒、白衣咒、观音经等,数十年来从未间断。民国六十一年四月向观世音月刊社索赠观音圣像,常佩上衣右边袋中。六月十日赴友汤饼宴后,由李某以机车载送回家,因酒醉车走之字形,将其摔下,人车均压其身。但脑犹清醒,尚无痛苦,飘飘然如处云雾中。闻路人云:“此人死定矣,满身是血,快通知警察。”旋有人扶其坐起,觉左踝微痛,左肘被擦破皮,血和汗滴白衣上,分外醒目。忽又闻路人云:“此人死而复活。”实则未受重伤,而轻伤亦在左边,显蒙大士救护,从此信佛益笃。

按诸佛菩萨小圣像,只宜供奉,万不可佩带身上,以免亵渎,获罪无量。虽乘车船飞机,或当冲锋陷阵,或至危险之处,可恭敬佩带,并默念观音圣号,定蒙垂祐,履险如夷。但向任何人或神作揖跪拜时,应先取放净处,以免彼此罪过无量。如大小便利,或至不洁净处,亦应如此。印光大师曾切责普劝,望均注意为盼!.

八、车毁人安 民国三十八年一月偕内子郑侣梅由北平脱险,经沪杭,转湘鄂。三月十八日由武昌返家,因公路班车客少停开,改乘往崇阳接货空车,天雨疾驶,至咸宁小岭,忽滑坠悬崖下,余仍端坐车中默念观音圣号未停,内子独不见,急大声疾呼,始寻声于车下救出,衣服尽湿,伤痛毫无。据云:“车翻时倾出,似有人托放地上,车随后翻身坠下,幸十轮支柱,否则成齑粉矣。”当地居民闻声往救,佥云:“此地曾翻车数次,死伤甚多,惟此次车毁人安,非蒙佛祐能如是耶?”随搭军车返里,从此常念观音圣号,愈颠沛流离,心愈诚而念愈勤也。

九、现身垂救 三十八年夏任军法局秘书,十一月廿七日匪又迫近重庆,奉命随政府迁成都,拟携眷乘船未遂,候车至廿九日仍未拨到,请示观音菩萨可否明日起程,蒙示六十九签云:

舍舟遵路总相宜 慎勿嬉游逐贵儿 今日樽前兄与弟 明朝仇敌又相随

惊曰:“明日即陷敌矣,应速行。”请再派员督催,至下午始拨到卡车一辆,仅能载文卷及驻卫宪兵。幸局有车辆,先请修妥备用,徐局长全家及丁夫人乘轿车先行,余与孙处长拔吾携眷同丁副主任敏之兄乘吉普车押后,因无司机,由局长内弟吴世佶兄挈眷驾驶。时已军警撤完,秩序大乱,甫至牛角沱;遇难民拦车,稍一惊慌,车即倾覆,忽遇石栏,阻未坠江,亦未伤人。将弃车步行,随手一翻,蒙示四十八签云:

登山涉水正天寒 兄弟姻亲那得安 不遇虎头人一唤 全家谁保汝重欢

疑曰:“局长内弟驾车不安,但虎头人如何得遇耶?”忽一自称卢司机者,即请行人相助,将车拖起,立予修复,驾送疾驶,经歌乐山时,山洞即将炸毁,稍迟片刻,无路可通。出青木关,始追及座车,甫至壁山,又闻匪警及内江车多渡缓,改驶西温泉而脱险。绕道绵阳,至十二月五日安抵成都,卢即拒酬而去,甫送出门忽不见,始悟卢字为虎头也。如非大士现身垂救,何来去莫测,相遇如斯之巧耶?重庆果于三十日陷匪,二签皆奇验。

十、水到伤愈 余初来台,寓台北市武昌街一段五十巷十一号。四十年三月二日晚偕内子郑侣梅往南昌街十普寺听道源老法师讲圆觉经,步行至爱国西路,树荫灯暗,内子被车撞倒,幸未重伤,任车驶走。仍同往听经毕,步行返寓,觉右手左足均甚肿痛,即在佛堂跪念大悲咒,为诚求观音菩萨俯赐大悲水,遍查伤处,即痛止肿消而伤愈矣。

十一、猛撞轻伤 五十四年四月十日因事横过台北市延平北路二段,手持念珠,口念观音圣号,忽一机车飞驶而来,退避不及,被猛撞飞奔于车水马龙之中,远达数丈,始克立定。幸未倒地伤脑,亦未再撞往来如鲫之车,惟右手背坟起如桃,左足胫肿起如盗,皮未破而骨未断。骑车之台湾青年,反车倒而自伤,当与握手而别。前为同乡葛景荣君疗伤,所购云南白药,尚余两瓶,承韩思敏兄惠赠两瓶,调大悲水,内服外敷,数日即愈。

按余夫妇前同乘车,两遭车祸,虽险无恙。而先后安步台北市区,反被撞伤,殆多生业债,因缘会遇,幸蒙大士垂救,化重为轻,故均欢喜承受,以解怨而释结也。

十二、光救无恙 胡智纯居士,壮年多病,民国十一年承褚居士约往普陀山礼观音大士后,每晨念佛诵咒,病忽渐愈。十五年三朝普陀,皈依印光大师。再朝天童、天竺,三月十二日在返里途中遇雨,避于锦塘村,离家尚二十余里,欲冒雨行,讵所乘之马将其撞倒,后蹄正对其胸,忽白光一闪,将马掀出门外,始获无恙,显蒙大士救护也。

十三、现树垂救 叶滋初居士,山西闻喜县人。皈依印光大师,常念阿弥陀佛及观音圣号。曾骑骡行于大岭间,一边高峰,一边深涧,雪冻成冰,滑跌下涧,半崖忽有一大树,恰落到树之中间,得以无恙,否则粉身碎骨矣。此树何由而有?乃观音之所示现也。

十四、挂树得救 江西钟石磐居士,民国三十八年八月在赣南安远行军,夜黑人静,山路崎岖,行久疲极,便骑马上,一心念观音圣号。讵至一转弯之地,忽马失前蹄,人随马下,幸腿挂小树,得未随马下坠。同伴照以手电,将其拉上,竟毫无伤损,身心镇定,若无其事。再下找马,始知是一山涧,悬崖陡壁,深不见底,马已牺牲矣。

第五节 救船祸与海难

一、船自靠岩 常山徐莲臣,清辛卯科举人。光绪间谢余杭教篆回里,由杭州雇船上驶,至严州七里滩,天晚细雨,风逆阻舟不能行,就岸打椿,系舟而宿。夜深忽起飓风,椿被风波拔去,船飘中流,逐浪旋转。皆惊醒,奈水深风大浪急,黑夜不辨方向,船将倾覆,竹篙舵橹,俱失所施,舟子大哭,徐急至心念南无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并嘱同舟共念,约二十分钟,风浪如故,船忽不动。命舟子张灯探照,三面深岩,船靠其中甚稳安,风浪不能冲荡,惊魂甫定,坐候天明,视之,距停泊处已数里矣。风平浪静,遂得平安上驶。该处惟此一岩可避风浪,实无第二法可以救生,但峭岩壁立,竟未触及肇祸,非人力所能为也。

二、众覆独安 习炳麟,江西萍乡人,住湖北汉阳邻德里七号。为人忠厚诚实,素无妄语。清光绪廿八年十一月廿六日由樟树乘小船往南昌,渡鄱阳湖,暴风大作,同行十余小船皆沉覆,习惊怖失色,惟竭诚念观世音菩萨,忽浪平风歇,安抵南昌。

三。幸免触礁 镇海戴登兆,清末偕友沃锡麟,由湖南常德往贵州镇远收账,乘清政府运送云南军火之船,须过七十二大滩,滩之最险恶者二十余处,水势汹涌,礁若利忍,见者丧胆。凡船逆水而上,须背纤者数十人,拖向前进。午前过此,约拖一小时,船不能上,且人被船倒拖,纷纷卸肩,其中一人,竟没水中,船则顺流而下,倘一触礁,不堪设想。全船之人,手足无措,幸戴于前一日闻舟人言:近有观音洞之灵迹,无论若何危险,如能虔求,必有感应。急一心遥求大士垂救,忽船行如飞,驶出滩外,至平安处缓缓泊定,得免于难。民国二十年汉口大水,戴乘船往旅馆访友,堕入水中,因念观音而遇救,得告无恙。

四、独免沉没 胡志纯,民国十六年五月初八日下午乘船在邵伯湖心遇龙风,前后数船均沉没,急虔念观音圣号,船忽飘向湖边芦蒲中而幸免。

五、稳达彼岸 汉口永兴纸行主人方永干,民国廿二年腊月初乘船渡鄱阳湖,前船因风浪大而已覆,急念观世音菩萨,忽风平浪静,稳达彼岸。因此合家长斋念佛,以报佛恩。

六、首被捞起 严能位,双目失明,信奉观音大士,常持白衣神咒。民国三十四年春,乘新平轮由上海去宁波,方出吴淞口约一小时,突遇险沉没,旅客与船员遭难者二千余人,生还者不足十之二也。严宿下舱,各自逃命,无人顾及,任彼落水,随波漂流,惟一心念观音圣号,忽手触一板,乃紧握而依附之。正危急待毙之时,救生船已闻警赶至,首被捞起,渐渐苏醒。见其为盲者,莫不惊异,盖其平日信奉大士,故于危急之际,知念圣号,获此感应。

七、同获再生 山东刁永年,浙江绍兴陈水芳,依航海为生。民国三十九年三月十九日深夜十一时,泰康航业公司所属茂利达轮船载铜沙去日本,航行台湾海峡,至基隆港外四十五里处,遇暴风失事沉没,全船伙伴数十人,惨遭灭顶。惟刁陈二人向崇信观音大士灵感,急念白衣神咒不息,忽在暴风狂涛中得凭浮木飘流三十一小时,在绝无生望中,突遇娜威国克利玛轮驶至救起,诚感大士灵验而获再生,特印送白衣神咒灵感录一千二百卷,以报佛恩,而起正信。

第六节 救空难

一、机毁人安 湖北方觉慧居士之夫人,专诚持大悲咒二十余年,民国三十八年冬率子女由四川乘飞机撤退,忽在中途出事,方夫人及子女在惊慌中从空降落,仅受虚惊,并未受伤。而所带衣箱等,均为飞机起火烧毁。来台后,自谓仗持大悲咒能幸免灾劫也。

二、机障安返 民国三十八年六月余至广州就任军法局秘书,七月随局迁重庆,偕内子郑侣梅先乘中航班机,起飞甫半小时,右翼螺旋浆忽生故障,机斜欲坠,急朗念观音圣号,应声旋转,安返广州白云机场,得免坠毁于粤桂边区之万山丛中而殉难。据检查报告:“机件损伤甚大,即难修复。”次日换梭飞渝,平安到达。

三、云开安降 三十九年二月二日偕内子由海南岛乘军机飞台南午餐,继飞台北,忽天变云迷,不能降落。沿海低飞,正油尽势危,急朗念观音圣号,突云开机升,安降新竹。

第七节 救刑狱

一、神附得出 凌净因居士,湖南平江县人,兄三皆信佛。民国十六年共党方炽,农会大兴,以文言不慎,致忤当道而被捕,生命堪虞!即于狱中结跏趺坐,默念观世音菩萨,竟蒙加被,于第三夜,身如神附,破狱而出。复感电光烛照,得离险境。

二、死刑获释 湖南常德适西居士,业中医,民国十六年因整理医学而遭诬陷,被判死刑,惟虔念观音圣号不息。迨执行令到之日黎明,菩萨于狱中现八尺金身相,光采晃耀。初见生畏,旋悟为菩萨救我,相遂隐。随得亲友营救而获释,即皈依三宝,持戒念佛。

三、冤狱昭雪 江苏怵阳书吏李墀三,毛景周居士之内弟也。民国二十一年四月四日被人诬陷,由驻军二十五路独立旅团部拘禁,严刑逼供,死而复活,竟诬服,引颈待毙。毛悯之,劝速持观音圣号,以求免难。且引北洋画报居先生在南京监狱诵观音经,脚镣屡次脱落事,以坚其信向。李闻而谛信,昼夜默持不稍间。至第三日覆审时,由西关看守所乘黄包车,至东关团部约三里余,偃卧车中,心无杂念,惟存圣号,行甫一里,脚镣忽铮然作响而脱开。同提数人与押解士兵,俱愕然惊顾,诧为异事。冤狱亦由此昭雪,从此执净业为常课矣。

四、上诉雪冤 房次襄,宁波人,经商杭州。一日至烟馆访友,时禁令森严,侦探密布,致遭牵累,由法院指定医生调验,妄断有轻微烟瘾,交保候审。越数日传讯未到,经追保拘捕,判刑六月,并科罚金两百元。自念实无此癖,而受不白之冤,心殊不甘。在狱枯寂无聊,忽忆友赠普门品云:观音菩萨能救苦厄,即请经至狱中,终日虔诵,藉解烦闷,而祈慈祐。一日正诵经时,忽觉身在围墙内,惶恐万分!突见金光闪铄,门开妇入,端严无比,嘱曰:“明日判决书到,汝即上诉,当能出罪。”言讫不见,犹如梦醒,问狱中人,适所见闻,得非梦乎?咸曰:“汝始终喃喃诵经,毫无间断,何曾有梦?”随将所见,为众言之,均不赞成,以曾避不到案,恐上诉必败,或且加重,遂犹豫不决。夜梦妇又至,曰:“嘱汝上诉,何不依从,勿听旁人言,免致误事。”晨起细思,方悟为观音菩萨现身指示,乃私计曰:“若今日判决书至,余决上诉。”果闻判决书到,即延律师上诉,而律师亦恐上诉不利,极力劝阻,毅然不为所动。按例上诉案件,非经旬日不开庭,讵三日即提审。房辩:“实不吸烟,上次检查,确属误会,请再派员实地检验。”法官许之,果改判无罪而出狱,非蒙大士启示,不敢上诉,冤终不白矣。

第八节 救伤害与窃拐

一、摔伤即安 台东某阿婆,七十岁,民国四十四年某晚在海山寺听讲佛法后回家,由楼上摔下,周身疼痛,不能行动,请弘法人员为之消灾救苦。林法圆居士即与寺内当家师及慧霖居士同往其家,见其卧床呻吟,即跪佛前诚恳祈祷云:“此老信女昨闻法回家摔伤,因我等诚心来此劝人念佛,改恶行善,使离苦得乐。不幸出此意外之灾,伏恳祐此老人,即复健康,而免被谤佛法无灵。”祷毕,念普门品及观世音菩萨,并加持大悲水一杯交饮,教念观音圣号,即痛止身安。次午已安然无恙,精神愉快,由其孙陪同来寺礼佛,并向众道谢。

二、腿断奇迹 谢冰莹居士,现在美国旧金山。民国六十一年八月卅一日晚在太平洋复旦轮上跌断右腿,当无医药,惟念普门品、大悲咒及圣号,以减痛苦。讵至纽约医院检查,医甚惊讶,腿断骨碎已二十余日,竟未发炎,亦未红肿,此实观音菩萨垂祐,获此奇迹。

三、猫犬皆愈 余次子毛志仁,喜养小动物,曾数养狗,皆因病屡医无效而死。民国六十一年养一花猫,次年忽病重不食,喂以大悲水而立愈。因猫杀生,六十三年三月改养一甫满月之小黄狗,四月五日晚餐后,忽由楼上走廊失足摔至院内水泥地上,大叫一声,即足伸颈直,卧不能动,仅存一息,生命垂危。急焚香跪求大悲水一杯,一面为念观音圣号,一面攀开唇齿,灌水一滴,头即能动,再灌一滴,前身坐起,甫灌三滴,并以水洒其全身及后足,即能行动。次晨能上山大小便,惟尚不食,求大悲水调奶粉喂之,即饮食活泼如常。在佛前为说三皈依后,喜素食。后又如前跌伤,亦饮水而即愈。五月一日晨忽受风寒而患赤痢甚重,十五日复连屙虫甚多,皆不饮不食,饲以大悲水调奶粉而痊愈。

按菩萨等观一切众生,犹如一子,虽猫犬之微,皆有苦必救,并无人畜之分。希养牲畜者,家供观音圣像,常念观音圣号,以求人畜均安。如遇病伤,虽不会念大悲咒,即诚念圣号,求水和食料喂之,即可痊愈。因现无高明兽医,徒花钱费力,仍难救治也。

四、现灯免窃 南通西乡曹智谟居士,茹素念佛,乐善弘法。民国廿五年正月于东社普陀寺举行观音七,参加者随缘乐助,不足则自任之。十六日起,每日四五十人恭念观音圣号,廿三日圆满之晨,其家人来报:耕牛夜半被窃。近数日内,邻右被盗者三家,赖自卫团冒雪追踪,得擒盗匪三人。据供:“廿二日伺曹在东社念佛,家皆妇孺,拟入室行窃,及抵门外,见室内灯烛辉煌,疑其已返,不敢入室,在车篷中牵牛而逸。”实则曹仍留守,家人皆熄灯酣睡,当蒙观音菩萨默祐,赖免窃盗无疑矣。其牛后亦缉获送回。

(以上文章仅供参考,一切法义请以佛陀说法为正确标准)

weinxin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订阅更多精彩文章,转发分享利益他人,祝愿一切吉祥!
扫一扫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