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怀疑不信佛法的弟子法会中被观音菩萨彻底调服

2020年1月2日06:12:41 评论 3,939

一名怀疑不信佛法的弟子法会中被观音菩萨彻底调服_感应事迹

人生中不顺遂的经历让我怀疑不相信佛法

法会中观音菩萨的慈悲,让我深深忏悔,从今天起要好好修行

2018 年4月1日,我参加了佛教正心会在嘉义高中举办观音大悲感召加持法会,从前,我对宗教抱持着不屑的态度,但在法会加持的过程中,观世音菩萨向我证实了祂的存在以及祂的法力无边,我彻底明白曾经的我是多么无知。我了解对于难以相信神迹的人,可能会认为这些见证心得不可置信,但我必须在此保证,本篇心得皆为我亲眼所见所闻、所有真实感受,绝无造假。

在开始叙述参与加持法会的内容之前,我先介绍我的背景。过去我的经历并不算顺遂,小我两岁的弟弟是中度智障,假日我都要代替父母职,几乎大多时间都是待在家里照顾弟弟,我最常听到长辈们对我说:以后弟弟都要靠你照顾了,这些沉重压力与压抑一路陪伴着我成长。我知道要解决这种处境,唯有赚多一点钱才有能力达成,五年前大学念完设计系毕业后,我投身于保险业务行业,尽管我非常明白我内向的性格并不适合担任业务,但以我不服输的特质,我还是逼着自己去做了。刚开始投入保险业务这份工作,我怀着满腔热血,一心只想着只要吃苦耐劳,一定会有好成绩,或许是过去在这么封闭的环境下成长,使我对社会险恶一无所知,在我接触第一位陌生开发的客户开始,将是我人生最低潮的开端。

在与这位客户见面几次后,他突然声称自己曾经是某黑道的成员,还熟识某知名帮派的帮主,当时的我已有男友,这位客户却认为我与他见面谈保险是在勾引他,诬赖我是在欺骗他的感情,接着开始威胁恐吓要对我家人以及男友不利,我太过于害怕这些骇人的后果会发生,于是接连着整个礼拜被这位加害人恐吓威胁、控制行动。最后我逃出这位加害人的魔掌,报警后才知道对方是诈欺犯,经过一年诉讼的折磨,最后我败诉。

尽管最后我平安无事,但这打击带给我的却是无法抹灭的伤痛与仇恨,我痛恨这些还在逍遥法外的恶人,对于对待善人残忍的世界感到不平,我那时常在心里暗自痛骂神明,为什么当我在受苦求救的时候,你却袖手旁观? 为什么你对待善人的方式是给予如此痛苦的折磨?为什么恶人却能够不必受到制裁惩罚?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神明存在,神明只是人们为了得到心灵安慰所捏造出来的假象,所有宗教都是谎言。从那开始我不再膜拜任何神明,直到前两年朋友邀请我参与基督教的活动,想说试著相信看看,试着祷告、参加教会活动等等,但还是无法消除我的怀疑与恨,便不了了之。

今年是我第一次参加观音大悲感召加持法会,法会前一天3月31日我与男朋友到会场担任义工布置场地,那天是初次见到师父,那时我心里想,这种造型根本不像师父啊,跟我想像中不太一样,所以在一开始我就很难想像这位师父到底有什么本领,后来师父交代每个人可以领一颗甘露丸服用,听说这具有加持力,虽然我不相信,但想说才这么一小颗吃吃无妨,吃完甘露丸,我就坐在佛坛旁边的座位区,看着师父在佛坛上不知道在做什么仪式,看着看着,不知从何而来有种想哭的感觉,但都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法会前一天晚上,我似乎开始有些紧张,我问自己,如果真的有受到观世音菩萨加持,我会希望得到什么?我想我或许只是要一个证明,证明世界上真的有佛菩萨存在吧。法会当天,一开始是一些诵经等等的仪式,坦白说我完全都不愿意合掌或膜拜,我只能接受坐着聆听,我认为我并非打存心底相信佛法,要我合掌根本是太做作,到了要进行加持的仪式,男朋友希望我到佛坛前的广场,比较有活动的空间,我心里虽然很抗拒,但既然都来了,还是站到了中间广场的位置,男朋友在法会开始前不断的提醒我,等等加持开始时会有一部分的人会有一些反应,像是跳舞唱歌吼叫等等,提醒我放轻松不要紧张,本来我是听听就算了,没想到当加持开始时,身边一些人果真开始做出一些奇怪的反应,我听到前方有人不断拍打身体发出的声响、有人开始摇头晃脑的做出奇特的律动、有人则是发出奇怪的吼叫声,看到这些景象让我感到有点害怕,但想说反正我又感应不到加持,干脆就好好欣赏这些奇观好了,后来听到师父说不要左顾右看、不要分心、放轻松!我只好把目光移回到佛坛,当我注视佛坛没几秒钟,突然好像被前方一股能量打进身体里,我感觉全身一阵酥麻,好像有种热能在身体流动,从胸口为中心蔓延到全身的血管神经肌肉,像是一股暖流包覆我的身体,使我的全身感到舒畅,但我强烈的感受到一股最强力的热能从胸口沿着喉咙涌上来到最顶端,夹带着无比强烈的悲伤涌上来,我忍不住崩溃的大哭起来,我当时的神智是非常清楚的,所以开始痛哭的当下,我还担心站着哭被其他人看到太丑,马上蹲下来抱头大哭,另一个原因是这种酥麻感使我没有力气站着,我当时实在搞不清楚怎么会这么的悲伤,而且以我这种死要面子的个性,根本不可能在公共场合哭,为什么菩萨要我这么放肆的哭泣呢?当时第一时间脑海中唯一的念头就是:“为什么人生这么痛苦? ”口中便不断喃喃自语地说:“为什么人生要这么的苦?为什么人生要受这么多的折磨?人类真的是好渺小啊!”同时脑海中闪过曾经所有不愉快的遭遇的画面,就这样重复问着同样的问题,伴随着停不下来的眼泪好一阵子。接着原本处于蹲着的我,莫名的被一股力量往前推移,而我也不打算反抗这股力量,放松任由这力量来操控,结果我的姿势就转变成跪姿,头靠在地面上,双手伸直摆放在后方,当姿势在被移动的过程中,我神志依然是清楚的,而且心里还想着:“不会吧!菩萨你是要我跪着向你认错吗?”我不知道是自己本来的念头,还是菩萨传达给我的想法,因为我口中说出来的话根本就没有经过思考,就批哩啪拉一直讲出来,后来我突然开始不停的对菩萨道歉,我依稀记得我有说过这些话:“以前发生那件事情,你其实有来拯救我,只是我误会你了,您是存在的,您是这么的慈悲啊,对不起,请原谅我的无知 ”我不断的说对不起忏悔,悲伤痛苦的眼泪还是停不下来,接着原本摆放在后面的双手,突然像是被风轻轻的吹起似的,轻柔的将我的手抬起,我还是要再次说一次我的神智很清楚,当手被抬起时,我忍不住张开眼睛,用充满泪水的模糊视线,眼睁睁看着我的手莫名的在我眼前移动,而且不是靠我自己意识出力的,移动的过程非常柔和,而且感觉到手肘底下好像有股清风,带动我的手在向前伸直,最后我的姿势变成跪姿、头向下靠地、双掌朝下摆放在头两侧,变成了一个跪拜的状态,我突然领悟到菩萨原谅我了,虽然不知道是从何而来的想法,在那一瞬间,我感到无比的舒畅,过去的痛苦与不满,好像都烟消云散,这时我口中突然又说不自觉出:“只要我好好修行,这些过去所有的不满不愉快都会渐渐地消失…..都会渐渐地消失…..”,后来听到师父喊停后,我才慢慢的停止哭泣。

法会结束后的几天,我的心情异常的平静,过去我常心情起伏波动很大,但经过加持之后,我感到身体非常放松、心情平静许多,什么事情我都能冷静地应对,过去几年从没有像现在感到这么自在,参加完这次的法会,像是把我从囚禁多年的牢笼中拯救出来,获得重生解放,见证到了佛法的真实不虚,深刻的体认到最重要的是人一定要修行,才能得到永远的安定自在。

阿弥陀佛! 参加者 佛弟子 笔

2018/04/07

 


中国国际教育电视台《探其根本 弘扬正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