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除去了我的固执和所知障

2020年2月6日20:15:04 评论 421

除夕,除去了我的固执和所知障_学佛感悟 第1张

今年的除夕夜,我和父母、大哥大嫂应邀到亲家公家一起度过。

亲家公全家都是佛化家庭。我们家也差不多,他们都学佛,唯我是“另类“。这两年来,两家走动比较多,他们共同语言多是围绕学佛。也劝我要学佛,但我无法上心,总觉得学佛是迷信。

临近年关时,亲家公就发出邀请:除夕到他家佛堂,一起供灯祈福。

除夕夜,我陪老爹、老妈早早地吃过年夜饭,便在大哥、大嫂的催促下一起前往。

到了亲家公家,自然先奔佛堂。我学着亲家公的样子,恭敬地礼拜佛菩萨,在佛前点燃了一盏盏酥油灯。我没想到就是这盏灯,点亮了我内心的光明。

“你信佛吗?”平日言谈不多的亲家公亲切地问我。

“不全信。” 我一边答道一边暗自思忖,“哼,我才不给他机会劝我学佛呢。免得也和爸妈一样,老唠叨学佛的事儿”。

我决定,先抛出一个我长期不解的难题考考他。问道“怎么证明有灵魂?”

亲家公看了看我,反问道“人为什么会思维?

“有大脑呗。”我毫不犹豫答道。

“人的一切行为都是大脑在支配吗?那这些由物质组成的大脑又怎么支配我们的喜怒哀乐呢?是什么起的作用?”

“思想意识啊,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常识。”

“你说的真好,支配我们喜怒哀乐的,确实是你说的思想意识,也就是通俗说的灵魂。也就是佛教说的灵知心识。”

啊,思想就是灵魂?我这可是闻所未闻的。再一联想也对,我们经常说的“净化灵魂”不就是要我们净化思想的意思嘛。否定灵魂不就否定思想了吗?我内心萌动了想继续了解佛教的欲望。

随着话题的不断深入,我们从是否有灵魂,到什么是六道轮回,到学佛的最终目的“了生脱死”等问题,亲家公一一给我做了解释。但我无法相信这个世界的人还可以修到“想生就生,想死就死的”地步。这太不符合逻辑和科学了。

亲家公拿出手机转给我一篇文章,标题是“至高佛法再次震撼世界 禄东赞法王生死自由坐化圆寂”。文章说的是,2018年9月20日,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的禄东赞法王,知道自己何时圆寂,就在圆寂前写下一个偈语,拜别他的佛陀师父。其中一句震撼住我,“就此落笔离世,墨迹未干圆寂”。

除夕,除去了我的固执和所知障_学佛感悟 第2张
亲家公说,这个法王早在此圆寂前几天参加法会的时候就公开宣布自己何时圆寂了,那天果然就是“墨迹未干圆寂”,坐椅子上圆寂的,许多在场的人证明。

亲家公还给我介绍了许多古代、近代一些高僧大德生死自由的公案。他告诉我,为什么佛法不是迷信而是因果科学。

接着,他给我播放了一盘录影带。那是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降甘露的录影带。

除夕,除去了我的固执和所知障_学佛感悟 第3张媒体报道“佛降甘露”法会公布的图片

当屏幕上出现一位十分庄严、慈祥的长老的画面时,我惊呆了,盯着这位长老慈祥而又威严的面容,聆听着如铜钟般浑厚的声音,感觉就像一个四处游荡的孩子见到了至亲,仿佛听到了声声召唤:“回家吧孩子,别再迷茫了……”

一种委屈与喜悦交织的情感充斥在我的胸中,那些会跳动的甘露怎么会无中生有地出现在法钵里?情不自禁的,眼泪刷的一下流了下来。怎么会这样?男儿有泪不轻弹!我说不清楚。

此刻,我悔恨自己从前太固执、太顽劣,我庆幸能在亲家公家度过除夕夜。我庆幸在佛前点了那盏酥油灯,点亮了我内心的光明。

除夕除夕,除去了我往昔的“自以为是”,除去了我的“逆反心理”,除去了我的“所知障”。决心已定,我要开始学佛了。

红山枝代笔

  (以上内容仅代表笔者的个人学佛知见,一切法义应以佛陀说法为准。)

 



中国国际教育电视台 《探其根本 弘扬正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