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志和尚的神奇公案

2019年7月4日18:32:12 1 1,705 views

宝志和尚的神奇公案_佛教公案

释宝志,本姓朱氏,是金城人。最初朱氏妇人听到鹰巢中有婴儿的哭啼声,搭梯子上树发现宝志,就当作自己的儿子抚养。宝志长相是方脸而晶莹透亮就如镜子,手脚都像鸟爪,七岁时依随钟山僧人俭师出家修习禅业,往来皖山剑水一带,住在江东道林寺。

宋朝大始初年忽然变得怪异,居住不固定吃喝不准时,头发留长好几寸,常常光脚在街巷走,手里拿一锡杖,杖头挂着剪刀及镜子,有时挂一两匹布。齐朝建元年间稍微显现神异,几天不吃饭也没有饥饿的样子;与别人说的话开始不明白,后来都有应验,有时候用诗的方式预言,江东的百姓都敬仰供奉他。

齐武帝认为他是妖言惑众收押在建康,天亮后人们见他走在街市上,再检查狱中的宝志还在里边。宝志对狱吏说:“门外有两个送食物的车来用金钵盛的饭,你可以去取。”原来是齐文惠太子、竟陵王子良,都送饭给宝志,果然如他所说。建康县令吕文显把这事报告武帝,武帝就迎请宝志入住皇宫后堂,宝志就随众人出狱了,一时间宫内停止了宴乐。然而景阳山上还有一个宝志与七个僧人在一起,武帝很生气派人去查他的住处。属吏报告说:“宝志一直在宫中,正在用墨涂身体。”当时的僧正(僧人首领)法献想送一件衣服给宝志,派人到龙光、罽宾两个寺庙寻找宝志,他们都说宝志昨晚在他们那里睡完觉已经走了。又到宝志常去的厉侯伯家寻找,侯伯说:“宝志昨天在这里行道,今还在睡觉没有醒。”来人回去告诉法献,才知道宝志是分身三处睡觉了。

宝志常在寒冬时节光身露体行走,沙门宝亮想送衲衣给他,还没来得及说,忽然宝志就来取走衲衣。后来宝志借给齐武帝神力,使他见到齐高帝在地下常受锥刀的苦,武帝从此废除锥刀。武帝又常在华林园召请宝志,宝志忽然戴着三重布帽来见武帝,不久武帝死了,文惠太子以及豫章王相继去世了。

永明年间宝志常住在东宫后堂,一天天亮从大门路过,忽然说:“门上的血弄脏了衣服。”提着衣服走过去了。后来齐废帝郁林王被害时用车运载出宫,是废帝脖子上的血流到了门槛上。卫士官胡谐有病请问宝志,宝志在回信上写下“明屈”两个字,第二天并没有去看胡谐,而胡谐这一天就死了,尸体运回家,人们才明白宝志的意思是“明日尸出”啊。齐朝太尉司马殷齐跟随陈显达去镇守江州来向宝志告辞,宝志在纸上画树,树上有乌鸦,并且说:“危急时可以上这棵树。”后来显达叛逆,留下殷齐守江州,当显达失败后殷齐逃到庐山,眼看追兵就要追上来,殷齐看见林中有一树,树上有乌鸦就像宝志画的一样,这才醒悟爬上树去,而乌鸦竟然不飞走,追兵见乌鸦在以为没有人就返回了,殷齐终于躲过一难。齐朝的随从骑兵桑偃将要谋反,先去拜见宝志,宝志远远的看见桑偃来就跑开了,大叫道:“围台城,要谋反,砍头破肚!”后二十天事情败露,桑偃逃到朱方,被人抓住,果然砍头破肚了。梁朝的鄱阳忠烈王曾经请宝志到自己府第,宝志忽然要找荆条很急切,找来荆条就安放在门上不知什么意思,不久忠烈王就出任荆州刺史。像这样灵验的预测很多。

宝志常来往兴皇、净名两座寺,到了梁武帝即位后下旨说:“志公的神迹无处不在,水火不能侵犯,蛇虎不能伤害。讲演佛理在声闻以上,谈论仙道比隐居更高,怎么能按俗士常情约束呢?怎么鄙陋到这种程度呢?从今以后随意出入不要再禁止了。”宝志从此经常出入宫中,曾经在台城与梁武帝相对吃鲙鱼,昭明等王子都侍立旁边。吃完后武帝说:“我不知道鱼味二十多年了,法师怎么样呢?”志公于是吐出小鱼,还在轻轻摆动鳞尾,武帝深感惊异,如今秣陵还残存有鲙鱼啊。

天监五年冬天干旱,祭祀祈祷也不降雨,宝志忽然对皇帝说:“我有病不能好,正要求助官家,如果不报告官员要受罚,我的愿望是在华光殿讲解《胜鬘经》求雨。”梁武就使沙门法云讲解《胜鬘经》,夜里就下大雨了。宝志又说:“须要一盆水上面放刀。”不久雨大降,高低都满了。

舒州天柱山风光最奇绝,而山脚下尤其殊胜,志公与白鹤道人都想去那里,天监六年二人都向武帝说明。武帝知道二人都有灵通,让他们各自凭借一样东西去识别地方才可以去居住。道人说:“我以鹤停留的地方作为标记。”宝志说:“我用锡杖停留的地方作为标记。”约定后鹤先飞去,到山脚下将要停住,忽然听到空中锡杖飞来的声音,志公的锡杖遂后落在山脚下,而鹤受惊飞到别处去了。道人不高兴,但先前的约定不能变,于是各自根据标识建造住宅。

有个陈征虏,全家信奉宝志很诚笃,宝志曾经给他现真形,光明相好如菩萨像。

宝志出名显奇四十多年,男女敬奉他多得不可数,但喜好用小便洗头发,一般俗僧暗中有讥笑他的。宝志也知道众僧人多有不断酒肉的人讥笑他,知道他们喝酒吃猪肚。宝志回敬他们说:“你们笑我用尿洗头,你们为什么吃装粪的袋子?”讥笑的人听了都受震动并且很惭愧。晋安王萧纲出生那天,梁武帝派人去问宝志,宝志合掌说:“皇子诞生很有幸,但是冤家也出生了。”后来推算历数与侯景(害死萧纲的冤家)是同一年月日生的。

会稽临海寺有大德高僧,经常听到杨州京城中有个志公语言颠狂放纵自在,僧人说:“必定是狐狸一类的妖魅啊,我愿向京城寻找猎犬把他驱逐。”于是乘轻船入海。去浦口本来是朝西行驶,忽然大风刮起,觉得是向东南走了六七天,才到一座岛上,望见金色的佛塔在云端上显得壮丽,就寻找小路来到了一座寺院。院宇精致花卉芬芳,有五六个僧人都在三十岁左右,容貌俊美身穿红色袈裟,靠在门前树下谈话。会稽僧人说:“想去京城却被风吹来,请问上人,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现在看到四边环海,恐怕再见不到本乡了。”回答说:“一定要去扬州马上就能到,现今附带书信到钟山寺西行南头第二房找到黄头交给他。”会稽僧人然后上船合眼坐好,直到风声停下才睁开眼,已忽然到达西岸。进入浦口数十里到达京都,直往钟山寺访问,都没有叫黄头的。会稽僧人说明原委,回报说:“西行南头第二房,是个风病道人。志公虽然属于这座寺的编制,但常在京城繁华处,百天也不回来一次,房中空无一人啊。”正在问答之间不知不觉,志公已经在寺院厨房里借着酒劲要食物,别人因为过了斋饭时间已经晚了不给他,就跳起来恶骂寺僧。有人试着派沙弥绕到厨房边随便喊一声黄头,志公忽然说:“谁在叫我?”随后就跟着沙弥来到会稽僧人处,对他说道:“你要用猎狗捉我,怎么空手来了?”会稽僧人知道志公是非常人,顶礼忏悔,把信交给他。志公看信后说:“方丈道人唤我呢,不久就自然回去。”志公然后数手指头说:“某月日走。”就不再多说了。这个会稽僧人对众人说起这事,只记得某月日。

到了天监十三年冬天,宝志在皇宫后堂对别人说:“菩萨要走了。”不到十天无疾而终,尸骸香软形貌和悦。宝志临终前点一支烛交给后宫舍人(官名)吴庆,吴庆就报告皇上,梁武帝叹道:“大师不再留下了,烛的意思是将后事嘱咐我吗?”因此厚加殡葬。宝志被安葬在钟山烛龙地区,武帝就在墓的所在地开善寺,指派陆倕写墓志铭,王筠刻碑文在寺门外,并流传宝志的遗像。

宝志开始显露神奇形迹时,约有五六十岁,直到临终也不见衰老,实在看不出究竟有多大年纪。有个叫余捷的道人,住在京都九日台的北面,自称是宝志的姑舅表弟,比宝志小四岁,推算起来。宝志圆寂时该有九十七岁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匿名 9

      真是大自在呀 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