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老夫少妻”的孽缘与佛缘

2019年4月24日14:23:59 2 865 views

一对“老夫少妻”的孽缘与佛缘_学佛受用

俗话说“夫妻是缘,恶缘善缘,无缘不聚;儿女是债,讨债还债,无债不来”。而关于“老夫少妻的家庭是否幸福”这个话题,则是各说不一。

有人说,真正的爱情不分年龄、不分种族。只要情投意合也是可以很幸福的。孙中山和宋庆龄就是相差二十几岁。

也有人说,“老夫少妻”在三观上会存在很多冲突,生活在一起不可能真正幸福。

还有人说,大叔最会疼人。他可以给小媳妇父亲的疼爱,朋友的交心,老公的关心……

对此,小琳(化名)在饱受几十年“老夫少妻家庭”的痛苦折磨后,发自内心的感慨:再浪漫的爱情也抵不过残酷的家庭现实。但一切都是缘,孽缘相聚时必然“烽烟四起”,要想获得幸福就要学会将这孽缘、恶缘转换为善缘、甚至佛缘,而唯有学佛修行才能真正实现这样的因缘转换。否则,必然是痛苦到死。

(1)情窦初开搭错车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情窦初开的小琳被一个大叔倾情唱的一首《啊,牡丹》彻底俘虏了芳心,她在懵懂之中,鬼使神差般的被这个成熟男人折服了。

于是他们相爱了。然后就像许多电影所演的那样,为了追求爱情的自由与幸福,小琳毅然决然的跟大叔私奔了。

那一年,小琳才19岁,大叔已39岁。

可真的嫁到大叔家里,小琳才发现自己跳进了一个深渊。大叔的家是二个老婆婆二个老光棍,一个裹着小脚拄着拐杖颤微微,一个是直肠癌病泱泱。

这还没完,小琳婚后才发现“大叔丈夫”强势霸道,根本不是想象中那样的体贴人,原来婚前的那一切都是大叔的“剧本”,但开弓没有回头箭,为了争口气不让人看笑话,小琳暗下决心再苦再累不怕,一定要好好过日子。

小琳成了家庭主妇,操持着里里外外,几亩地的重任也压在了她八十多斤的身上,稍有空余就出去做手艺挣钱,把活计包在家里还要开夜工赶,拖着疲惫不堪怀孕的身体,常到深夜才收工,而深夜里的自己如幽灵般孤寂。

两人挣点钱根本不够婆婆看病,只得没日没夜干。而更让人受不了的是,只要小琳跟其他男人与女人随便说句话,“大叔丈夫”就如鹰样的眼睛死死盯着,就怀疑,对小琳严厉训斥,反复盘问,要找出破绽来;要是与人说话笑眯眯,那更不得了,刻毒难听的话如利剑,要是出门有事打扮一下,那狐疑的眼光要吃人……

就这样磕磕碰碰过了几年,小琳也想离婚,但想到两个年幼的孩子,没妈的孩子象棵草,只能忍着!

小琳终于明白,她是“搭错车”了,她就是这个家免费的长工、保姆、家奴,这里面没有一丝的温情。

(2)山穷水尽开心路

小琳常常拖着疲惫的身体和伤痕累累的心,任由泪水滂沱。夜晚路灯的投射下拉着长长的影子,犹如幽灵一般无所依著。

难道就这样被动无助接受着命运的安排?这就是我不顾一切追求的爱情?难道一辈子的人生就这样被世俗生活定义了未来???

“苍天啊!救救我吧?”小琳感觉自己行尸走肉如囚笼中,黑暗没有光明,只有委屈和无奈。那天,当小琳仰天长叹时,突然灵光一闪,对!佛菩萨大慈大悲,法力无边,去求佛菩萨保佑!

在好心师姐的引导下,小琳来到了一个净修念佛堂。那里的居士对她关爱有加,劝导她:“这就是命,一切都是前世注定,都是命运的安排”。

在念佛堂里,小琳跟着大家早课、晚课,念佛绕佛,学会了诵《大悲咒》《心经》,在祥和的氛围里,小琳支离破碎的心渐渐愈合,这儿才有宁静、温馨,相比之下这里才是家的感觉。

几年来,她一直在各寺庙跑。诵经、拜佛,看这个法师的光碟,看那个法师的书籍,但最终还是看得云里雾里,自己虽然心情比以前显得平静,但实际状况并没有真正的改变,一切的痛苦仍然在延续。这一切的困惑比婚姻的苦恼更令人煎熬!

2011年11月的一天,小琳应邀参加了一个佛友的往生助念。让她备感惊诧的是,那位往生佛友火化后竟然烧出了舍利,这是自己以前从未遇过的!

因为这次助念因缘,小琳恭闻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佛陀无量慈悲的声音就象慈母唤儿那般亲切,磁铁般深深吸引着她,让她莫名的感到温暖、轻安、喜乐,声声法语如甘露般沐浴着干涸的心灵,重显生机;又如春风轻轻拂去心头的尘埃,重见光明。

小琳如获至宝、风雨无阻天天去恭闻佛陀法音。她渐渐明了:一切皆因果,万事万法离不开因果,生命中出现的每个人都与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一切恶报现前,都是自己无始造下的黑业,今生得以重逢是为偿还报应,是偿还自己往昔欠下的债……

她暗下决心要先接引“大叔丈夫”来学佛。

(3)柳暗花明又一春

2012年8月,小琳赴香港参加法会,并拜圣德为师。正当她内心充满法喜时,她接到电话说,丈夫突发脑梗住院,梗在脑干,情况危及。

赶到医院时,小琳发现“大叔丈夫”躺在病床上已半身不遂,手脚乱舞,人中歪着,口水不自觉挂着,嘴里呜哩哇啦说的什么听不清楚。

真是人生苦短,无缘不成夫妻啊。欠他的债,该还的总是要还。小琳只能在医院寸步不离地悉心照料着那个毁了她青春,破了她的梦想的“大叔丈夫”。但也趁此机会向丈夫提出了“条件”——“我愿意陪伴侍奉你一辈子,但你必须和我一起学佛。”丈夫点点头表示同意。几个月后丈夫慢慢康复,除了口齿不清,行动能自如了。

接下来几年,小琳风雨无阻骑着电瓶车带他出去共修。丈夫也越学越来劲,从不再杀生到积极参与放生,几年来护持二个共修坛场。在第二年就去求皈依了,还有妈妈都在圣德上人师父座下学法,平时在家三人一起做功课,闻法,交流,分享。有时小琳有事不能去共修,丈夫就带着妈妈一个佛堂一个佛堂轮流去共修闻法。

这个男人终于在改变了,变得慈眉善目许多。他放下了以前的大男子主义架子,说话做事不再咄咄逼人,专横发号施令,而是与小琳有商有量,知道关心她了,帮着买菜做饭了。

原来无肉不欢的他,现在以素为主,连儿媳拿来的大螃蟹拿去放生,从袖手旁观到积极参与护持正法活动,从冷漠到主动救护流浪动物,连菜中的小虫子都屁颠屁颠拿下楼放生……

“老夫少妻”几十年,风雨大半辈子。尽管哭过,闹过,绝望过,辛酸委屈过,痛不欲生过,也恨过,骂过,怨毒过。而今看到“大叔丈夫”这一切的改变,让小琳宛如感觉“第二春”的到来,恰是“山穷水尽开心路,柳暗花明又一春”。

小琳明白这一切都是因果,以前是自己在还宿债,也恰恰是因为这些磨难,这些宿债把小琳逼进了佛门,进而才有机缘闻听到佛陀法音,拜圣者为师,开始履行自己前生累世的菩提行愿。而今不仅自己内心云开雾散,法喜满满,更是把“大叔丈夫”这条犟牛逼进了佛门,建立起了和谐幸福的佛化家庭,难道不是从恶缘、孽缘到善缘、佛缘的转换吗?

对于现在的一切,小琳心存感恩,因为是佛法的万丈光茫驱散了心头阴霾、执着,让她云开见日,心灵如同冲岀牢笼的鱼儿,遨游在佛法的海洋里,沐浴在灿烂光明中……

文/ 东山、葵心

(以上内容仅代表笔者的个人学佛知见,一切法义应以佛陀说法为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 匿名 6

      文章很好

      • 匿名 0

        风雨之后才见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