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咒水救众生,大小恶疾化清风

2016年4月15日04:08:42 评论 329 views

大悲咒水救众生,大小恶疾化清风_感应事迹

 

大悲水愈病

陈煌琳

数年前余由台东来高,闻同乡王松森律师之夫人病重,住民众诊疗所,余往慰问,见满面亮红,气喘甚、高热多日,医云某药有特效,松森即电香港赶寄,前在北市有病皆请某医院院长治疗,又即电请飞高诊察,其父子惶急至极,余对其夫人云:“你持白衣大士神咒甚勤,正好服食大悲水,祈求佛菩萨加庇。”即将高寓佛前供奉之大悲水送去,对松森父子云:“此水经许多活佛喇嘛及金刚上师加持,积存甚久,可将法水滴数滴,用开水冲泡,以之下药解渴,当有不可思议功效。”并嘱病者多持念白衣咒,观音圣号,病可速愈。过数日接松森信云,夫人病愈,已回家休养了。

喉头免用开刀

煮云法师

高雄县参议员邱潘秀春居士,于四十三年,其公子因吃饭不慎,致使鸡骨不上不下的正梗卡在喉头,请教过几位医师,都说要在喉部开刀,邱居士听说爱子在脖颈间要开刀,愁容满面忧思如焚,那天正好是我们凤山莲社念佛会,我们正在念佛,李议员太太来说明此事,正好莫佩娴小姐有一瓶从台中带来的大悲水,我也为他虔诚的念了一遍大悲咒,随即交给了来人拿回去给邱公子喝下,不到三分钟,喉头的骨头已化为乌有,功效如神以致于此!

重伤立见功效

在台南空军任职的莫正熹老居士为一虔诚的佛教徒,全家皈依三宝,其二女公子莫佩娴,任教于林园中学,她在佛教青年第八期中发表《妙哉观世音》文,报导四件不可思议的灵异,其中有一段这样记载:

四十二年春,我在汐止从慈航老法师学佛,并抽空帮佛学研究班担任英文。时驻军中有不少军人,也时常前往聆听慈老的开示。内中有一位青年军官张君,除了参加听经以外,也时常抽暇参加内院高级英文补习班的旁听。因此我有机缘认识了这位好学心切的道友。

四十三年春,我又回到了凤山莲社,十月间,突然辗转接到一封不吉祥的来信,言及张道友在演习时不慎负伤,子弹贯穿在上胸,生命垂危。俗语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此次难是偶然不幸,但依因果看来,何尝不是宿业?伤者经四十天的痛苦挣扎和小心的医护,子弹进口已告痊愈,出口亦将复原,但右臂不能动弹,且觉麻木。后经医师检查,发觉左臂网状神经丛受伤甚剧,且通大脑神经也失去作用,致影响手臂,分寸难移,就医学上的眼光来看,目前世界医学最发达的国家如美国,也只能接治神经中枢,但其他枝细部分,便非药石手术可以奏效的了!所以当时主治医师黯然的说:“需要很长时间,看看二三年后,或能恢复一些!”

语云:“物伤其类”,在我的记忆中,张道友是个热忱纯朴的好学青年,平素沉静寡言,在今日浮靡的社会中,正是不可多得的青年,假若成了一个四体不全的残废,该多么可惜,可是药石失灵,要怎样才能挽救他的手臂?灵机一动,使我突然的忆起了周太太(台中农学院教授周邦道夫人)的“大悲咒水”乃专程到台中,经我向周太太说明来意,取得两瓶,即前往新竹,啊!多妙!晚上时手臂还无法抬起,喝过大悲水以后,次晨六时,手臂已顿然可以上举及肩了,而且僵直麻木的状态也已减轻了许多。至此,四十天的痛苦沉痾,仅一霄之隔,即霍然而若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