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产数天念大悲咒母子平安

2016年4月8日20:28:32 发表评论 163 views

难产数天念大悲咒母子平安_感应事迹

末学与老婆原系某大学同班同系同学,由于每人的宗教信仰之不同,俩人婚姻得不到家长认同,所以毕业后到这山村里同居。

由于老婆即将分娩,定时前往旗山妇科医院,作产前的定期检查,所以常往返于旗山,新寮之间。一日在由旗山开往六龟的车,即将开车时,上来了一个和尚。中等身材,头真的秃了,胡子少说也有三个月没有刮了,看去约五十开外,一双眼睛炯炯有光,乍看是有几分仙风道气。但那幅不修门面,及那身粗布烂缕的老道学的装备,真叫人作呕,谁敢坐挨他,但他一上车后就站在末学和老婆的座位前,用神光毕露的眼睛,向车箱巡视,后来落在末学和老婆的左右。那时候老婆一侧放一只手提包,末学则衙门八字开(两腿分开),一手扶著老婆,一手摊开,懒洋洋坐在那儿。这位和尚连招呼都不打,一屁股坐在末学的一侧。这还不算,干脆连鞋都没有脱,双腿一盘,两眼一闭,看样子坐得真安逸。这时末学的骄气不知到那儿出公差去了,为了一百零一套西装设想,还得乖乖撤退阵地。要说这是奇遇,不如说是倒霉。到一站时,上来一手牵一孩子的老奶奶,正在找座位时,这位秃先生本来一路瞌著睛入定,可是这下他却很快的让位给老奶奶。车出站后,他冲老婆:“把袋子拿开。”命令似的不待反应又坐下,老婆也只好将手提袋移置膝上。那时候末学真的无名火高三丈。心想,你这和尚,今天未免欺人过甚。本待发著,但由于他让位给老小,已取得乘客的好感,形势于己不利,由于之忍了吧!到三丘田他下车了,临走时自言自语的:“朋友!青年人不可骄气过甚,气唬唬干吗?末学就住在这山里,由车牌数去三百步单步,有便不妨过来咱们谈谈。”回到家中与老婆谈及车上所遇和尚,都一致觉得这位和尚有几分神秘,下车前的话更有含义。我们除了有当面错过之感而外,也无心再加深究。

隔天老婆腹痛得异常,预感即将生产,于是就近请了助产师。但接连四天难产,中西助产师都束手无策,老婆连夜痛苦呻吟。

晚上忽然想到那位老和尚,隔日一早就跑去找他了,正赶上他正跪在那儿念经。听到末学迫不及待的叩门声,他马上起身走向末学。当他看到末学时,似是未卜先知一般和蔼的说:“我就知道你早晚会来找我的。”

这时,末学有种如回到慈母前的亲切,内心发出一种从来未有的安稳及快感,仿佛无助时有了理解依靠。

未曾落坐末学即无头无尾的说道:“老婆已经五天难产了。”

老师父听后,都不答话,转身端起佛前的水杯,双膝跪地,喃喃的念起来,末学亦不自觉的跪在他的后面流泪。

十余分钟后,法师双手将杯水给末学,并云:“这是求观世音菩萨加持你的法水,能除一切苦厄,你信得过吗?”

那时候末学泪眼蒙蒙的点了点头,表示信得过。

于是法师叫末学烧了三枝香,磕了三个头,然后跪在那里。

法师说:“你一定要安静,快快的回去,叫你太太将圣水马上喝下。记住大学里的:静而后能定,定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另外要设法使你太太‘高兴,快乐’。譬如告诉她:忍耐一点,将来生下来的孩子一定又白又胖,男的像末学这样笨,女的一定和你一样的聪明漂亮,祖父母及外祖父母看到一定很欢喜等。并助其大声的念‘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管保即时临盆,母子平安,快回去吧!”

急得一出门就开始念“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但想到老师父“设法使他快乐”一语,似有不通人情处,老婆痛苦的要死,有何法能使她快乐呢?

但在走头无路时,回到家中也只好如法泡制。说也奇怪,老婆听到又白又胖的孩子,将来祖父母及外祖父母一定很喜欢时,痛苦的脸上挤出一丝苦笑。

末学见老师父的神机妙算这么神奇,高兴的叫道:“念呀!”老婆还问,念什么?末学说念“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就这样,老婆也跟著高声大气的念。谢天谢地,孩子降世了。外面冲进来中西助产师,忙著接生。

末学则捧著茶杯,感激得眼泪汪汪,跪在客厅的一角,仿佛看到观音菩萨站在云端,不!那是老师父慈祥的笑容。突然有人说“恭喜!恭喜!恭喜你添一个又白又胖的大胖小子”

末学被这声惊醒,四处找寻不到菩萨和老师父。

遂进入内室一看,孩子由护士抱著,老婆此时已经疲惫得沉沉睡去,母子都平安,末学看到这一幕,再一次的落下感激的眼泪。

马上回到老师父安乐茅蓬,老师父正在菜园工作。末学不顾一切,跪下来就磕头。老师父放下工具,笑咪咪的拱手向末学,“恭喜!恭喜!是一位?”,“是个男孩!”,末学回答。老师父笑得更乐了。相邀至佛堂坐定,末学申明是专程来叩谢救命大恩,及请老师父为孩子赐名的。老师父随口就说,叫“应缘”好了。嗯!“应缘而生,应缘而来”,可以!可以!至是末学对这位世外高人更敬佩,更尊崇了。我们通常取一个名,大家互相推托,然后翻辞源,查辞海,改了更,更了改,三番五次,结果叫出来还是俗俚俗气,不合理想。老师父随口拈出即是,而且超俗得体,由此可见老和尚学问道德之登峰造极。

回到家中,老婆正在进饮食,大家催末学为孩子取名,末学胸有成竹的说:“应当的应,缘法的缘,我家宝宝叫应缘。”在座的无不鼓掌叫绝。

之后,末学常去茅蓬看老和尚。但每次去,他老不是念佛,就是拜佛,或诵经,很少有谈话的机会。尤其是他拜佛,磕得头咚咚的响,膝盖跪起疤,头磕起包,念佛念得眼泪汪汪,好几次由于不敢惊动他,而偷偷的溜回去。

仅由片断的谈话中,得知老婆喝的是“大悲水”,这位老和尚是历任中国佛教会理、监事,由十普寺来此隐居。原来老和尚是这样一位轻名、淡利、安贫乐道的当世圣哲,难怪末学这骄横不羁的乳虎,被其盖世学问道德所驯服,和感化。

自从接近老和尚后,末学即自动放弃廿年的祷告,拚命的研究佛教,现在已能做简单的早晚课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