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爱的沦陷与救赎》连载4:回家

2018年12月22日22:25:08 评论 245 views

《情爱的沦陷与救赎》连载4:回家_圣贤德育

子墨病了,很厉害,托人找媚儿,忏悔罪行,想回家来。

看着病恹恹脱了形状的子墨,媚儿真的很担心。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况子墨还是麟儿的父亲。

为什么不和那个女人结婚?

子墨说:那个和他相好几年的女人,见他有了病,就不愿意嫁给他了。

啊,老天,吃屎也改不了本性,子墨这时应说:啊是因为我还爱着你,所以就又回来了。这会让媚儿心里多少舒服,也让女人的尾巴骄傲的翘一翘。

如此笨蛋,怎会讨得女人欢心?而媚儿竟然稀里糊涂的爱了这个男人二十年!

人家不要的东西给我,我媚儿是收破烂的吗?媚儿想说。但,还是看病吧,媚儿和这个男人你我彼此的纠缠了几十年,也没说清楚过什么。现在还废什么话!

子墨病得还真不轻,说他病入膏肓都不夸张。从县市医院转到省城,再到北京,媚儿跟着南征北战,吃不好睡不好的一个月。最后病情算是稳定下来。

“爱”这个字,真是能改变好多事情,假设媚儿像以前那样“爱”着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的病会先让媚儿崩溃,看着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和自己骨肉相连的男人,得了那么重的病,那会首先是要了媚儿自己的命。

但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虽然媚儿日夜伺候病人,身体疲累,但内心却不是那么的心痛和焦虑,甚至自己有点像是被雇佣,那病是发生在陌生雇主身上。

媚儿该吃该喝,一切正常。

原来我们的心是被自己的情绪所控制。而这种情绪直接决定自己撑起的那片的天空是艳阳高照还是阴霾下雨。犹如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说“心动着境即是魔,随缘分别则无定”,所有的烦恼都是来自心随境迁。

媚儿记得刚结婚不久,一日很晚了子墨还没回家,因知道子墨的心脏有时会不舒服,这时竟然让媚儿感到恐惧和心慌,想象子墨在哪里,心脏突然绞痛,痛苦的倒在无人的一个角落里。越想越害怕于是就穿着拖鞋慌张的四处奔跑呼唤子墨的名字……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时过境迁,今天的媚儿却如此冷静和甚至有点麻木不仁地面对着这个曾经和自己亲密无间的男人,看着子墨在病痛和死亡的边缘上苦苦的挣扎。媚儿的冷静是出于断绝无情?还是潜意识埋伏着的深深的怨恨?其实更多的是对无常的默许和无奈。

今天病的子墨,明天自己也倒在床上,又能怎么样?

无常的铁链,无情地把一切拉回到原型。爱情的童话是断了线的风筝,从蓝天一头栽进尘土。曾经繁花似锦已成过往,英俊的男主人成了曲背窝胸的老头儿。

那谢了幕的男女主人公,总是要现回原形,像是要进入皮影箱中的傀儡,纸一样的薄啊!这就是结局。

除了无常还是无常,而这无常会继续地摧残着这个世界,直到这个幻化的世界灰飞烟灭。而我们人又算什么呢?更何况人编的故事。

该来的,总是要来。

生老病死,毁灭分离。

但是有一点,还没有来,就是佛陀所说的大悲菩提心,佛陀在《什么叫修行》中所讲的大悲菩提心。媚儿很惭愧的以为,这菩提心没有从内心中升起来,因此媚儿的心才如此的冷漠如冰……媚儿很惭愧。

惭愧呀。于是,媚儿决定把子墨接回家。该补的课一定要现世补回,该还的债要还,该了的缘要了。反正子墨孤家寡人,没地方可以去。

“佛陀住世,我若今生不了道,更待何时?”媚儿总是这么问自己。

文/冉儿

(全文完)

(以上内容仅代表笔者的个人学佛知见,一切法义应以佛陀说法为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