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撕掉了跟着我半辈子的标签“扫把星”

2018年10月23日22:50:39 1 240 views

我终于撕掉了跟着我半辈子的标签“扫把星”

一、抹不去的伤痛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投进妈妈的怀抱幸福少不了……”这首感动了无数人,但每当听到这首歌,我的心却是针刺般的疼痛。

真的是世上只有妈妈好吗?对我来讲,“妈妈”是我心头难以承受的剧痛。我曾想,如果没有妈妈该有多好。

五十年前的一天深夜子时,我来到了这个世界,来到了一个靠海边的村庄。可是我的到来并没有给家里人带来欣喜,更多的是恐惧。因为当我出生时,从母亲肚子里坠下来不是一个孩子,而是一个大肉球,竟和哪吒出生情境一样。吓得接生婆丢下剪刀跳下炕就跑到院子里,奶奶急忙到屋里看,也被惊呆了,边跑边嘟囔着:“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母亲顾不得疼痛,坐起来一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呈现在面前的不是孩子而是一个大肉团,又像一个大鸡蛋。由于接生婆被吓坏了,母亲只能自己剪断脐带,并用手抓住肉团表面皱褶,把薄膜撕破,这时,白白胖胖的我才从肉团中露出来,挥动手脚哭了起来。

接生婆说她接了半辈子的孩子,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这个不吉利。那时农村人迷信,家里的人都信了接生婆子的话,从此我悲惨的童年就拉开了序幕。

我在家排行老二。父亲是工人,母亲是农民,家里姐弟四个,弟弟是家里最小的,唯一的男孩,和我相差只有5岁。全家人都把弟弟当宝贝宠着。而我是家里最不受欢迎的,如同一根狗尾巴草,没人把我放在心上,我似乎是这个世界上多余的那一个。

我出生四个多月就能翻身,不到七个月能爬了。母亲怕我掉到地上,就用绳子把我系在窗棂上,只有给我喂奶和晚上睡觉的时候把我松开。一系就系到了我九个月大。后脑勺被炕席磨的一根头发也不长,两只脚在哭的时候用力蹬炕席子,也被磨去了半个脚后跟,一直冒血丝。邻里街坊都说:“老郑家有个小怪物,不长头发,不会走路。”这种状态一直到3岁,3岁之后才慢慢长出头发和脚后跟来。因此,母亲一不顺心就骂我“扫把星”。以至于现在的我对这三个字异常敏感。

六岁那年,我个子就长到跟九岁的姐姐一样高了。不认识的人都以为我跟姐姐是双胞胎。就因为我长得高,家里所有的活都是我干,烧火、做饭、照看弟弟妹妹。六岁的我就好像一个小保姆,没有干不了的活。母亲什么时间起床,我就什么时间起。如果我没有起床,母亲就拿着火钩子到我床前,叫一声没回音,就拿着火钩子对着我说捅死你捅死你。如果拿着菜刀就会举着菜刀说,砍死你砍死你。如果在炒菜,就举着铲子来叫我。总之不管手里有什么工具就拿着什么工具来喊我起床。一旦起晚了就会遭到一顿毒打。

所以我很小就懂事,也很会看别人的眼色。一看到母亲不高兴我就跑出去躲起来,有时候一天都不敢回家,这样的日子经常有。

父亲上班,母亲下地干活。于是,照顾比我小5岁弟弟的担子就落在我的肩上。六岁的我每天背着弟弟在田间地头大街小巷里玩耍,直到晚上才能放下弟弟。

有一次我背着弟弟,不小心把弟弟从我肩膀上摔了下来,眼眉上面磕了一道口子还流了血。这下可把母亲心疼坏了,二话不说,抄起身旁的铁锨就朝着我的屁股拍过来,一铁锨我就趴在了地上,可是母亲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一下又一下重重的打着我的屁股。多亏邻居听到哭声把铁锨从失去理智的母亲手里夺了出去。

我忍着疼痛爬起来,一瘸一拐地逃走了。弟弟哭着睡觉了,睡醒后母亲发现弟弟的一只眼睛斜着看人,又气呼呼地到大街上去找我。正躲在小巷子的我看到满脸铁青的母亲手里拿着半块砖头朝我跑来,知道事情不好,又要挨打了,我拔腿就跑。母亲一个箭步冲上来,把我扑倒地上,举起那半块砖头狠狠的打下来,边打边骂:“你这个扫把星,把你弟弟的眼睛摔成斜眼,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我哭着向母亲求饶:“妈妈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不停的求饶,可是我的母亲跟没听见一样,砖头一下一下打在我屁股上。屁股疼,心更疼。可怜我当时才六岁啊,直到打累了母亲才住手。我的整个屁股都被母亲打烂了一直在流着血。

我的童年就是在这种悲惨中度过,我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母亲会这样对待我?

二、报不尽的母恩

慢慢的我也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因童年遭受了这么多的磨难,所以我非常珍惜我的家庭,也非常爱我的孩子,不让孩子受半点委屈。

虽然自己长大了,但小时候的阴影一直就像树根一样深深的扎在我的心里,根本无法忘怀。有一天和老公拌嘴,老公顺口骂了一句“扫把星”,我瞬间崩溃了,这三个字像刀子一样扎在我的心上。我疯了一样的抓起身边的椅子朝我老公砸去,老公懵了,结婚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我的反常。童年的遭遇就像是电影一样,一幕幕展现在我眼前。我根本控制不了自己。

女儿问我:“妈妈你怎么了。我爸说什么了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我平静下来给女儿和老公讲了我的经历,“扫把星这个词是我最不能听的,从小到大我没走出这个阴影。你爸爸骂我,我想起了小时候的遭遇。”然后就一五一十的把我隐藏了半辈子的秘密第一次讲给了我最爱的两个人,当时老公和女儿听了都泣不成声。

女儿瞪着红红的眼睛问我:“妈妈,你不恨姥姥姥爷吗?为何姥姥姥爷对你那么残忍呢?你现在怎么还这么孝顺他们呢?你是不是他们亲生的?”孩子听完后一连串的问题问我。

我对孩子说:“没学佛之前,也曾恨过,甚至还发过毒誓,等结了婚就和他们断绝关系。但是自从学习了如来正法,闻受了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后,懂得了修行、明白了因果。也知道童年的遭遇都是我前世欠下的,一切都是因果使然,今生来偿还父母的。知道父母的辛苦,反而更加感恩他们的养育之恩,是你姥姥和姥爷把我培养成一个性格独立、吃苦耐劳的人。”

记得三年前的夏末,我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女儿快回来吧,今天我不小心摔倒了,现在一动不能动了”。我紧张的说:“妈妈你在家等着我,我马上回家接您去医院。”二话没说,我赶紧关上店门,喊上老公,飞一般的前往40公里以外的老家接我母亲。

到了医院检查结果是靠近股骨头的地方摔折了,需要马上手术。但是因为母亲年事已高,风险很大需要输血,老公毫不犹豫的挽起袖子给妈妈输了300毫升血。在住院期间,夜里一直都是我陪床,基本上妈妈一个通宵不让我休息,光小便最多的时候一晚上14次。10分钟还要翻一次身,按摩擦洗身体,避免起褥疮。

因为疼痛,母亲一直呻吟。为了减轻她痛苦,我就给她念诵《二十一尊救度母礼赞经》妈妈在听的时候能安静下来。我告诉她要好好地念诵“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圣号。说也奇怪,母亲一念颂观音圣号伤口立马不疼了。在母亲住院的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我没有睡过一次床,都是在母亲病床的底下随便铺个垫子来凑合一下。但是我一点怨言也没有,也没有和弟弟妹妹去计较。

现在基本上每周回老家一趟,给二老洗洗涮涮,做点可口的饭菜,送点生活用品,现在她们离不开我的呵护了。我经常还给她们开开玩笑说:“当时如果把我丢了,或者打死我,现在谁来孝敬你们呢?”

三、修行人的本分

正是有了小时候这段遭遇才练就了我现在强大的内心。《佛说吉祥经》里说:“奉养父母亲,爱护妻与子,从业要无害,是为最吉祥”。如果从小没有这么多的磨难,我可能就会在人生的迷罐中寻求所谓人生的快乐,那样就不会去学佛,更遇不到如来正法,也就不会放下嗔恨而如法修行,也换不来我们家今天的幸福生活。

作为一个佛弟子,如果我还不能原谅曾经的“恶母”并且孝敬父母,那还算修行人吗?更不配是佛陀和孺尊圣德师父的弟子了。

记得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在《极圣解脱大手印》中说法:“当我们做事不顺利,别人伤害打击诽谤,乃至欲治我于死地时,或伤害事业、家属老小、亲人,使其破财、害其性命之灾难,身处痛苦时,我应当明信因果,一切恶报现前,皆因都是我无始造下之黑业·······”

这段佛经无上顶圣至高伟大,寥寥数语就把众生之间无始以来的恩恩怨怨、千丝万缕的因缘关系说的透透的。

以前每次回忆起童年心里就绞着疼,甚至有段时间不停做噩梦,大把掉头发。因为学佛,我懂得了因果修行,明白了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就了然放下嗔恨,懂得感恩,关爱孝敬父母更不再心有怨恨。

为了报恩,我平日勤为父母放生、诵经祈福、燃灯供佛。回到老家就给他们播放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我一点一滴的给了父母更多的包容和关爱,并且用孝顺和善良换来了年迈父母对我的信任、依赖和深深的感动。

往事不堪回首,但是因果修行帮助我解开了这个轮回结,让我和家人的恩怨孽缘化解,重温幸福,至诚感恩伟大的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感恩十方诸佛菩萨! 人生路上,一家人无论怎样都是多生累劫的至亲,今生大家彼此爱护,共同进步,解脱成就

文:维梅/慧明

(以上内容仅代表笔者的个人学佛知见,一切法义应以佛陀说法为准。)

 


weinxin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订阅更多精彩文章,转发分享利益他人,祝愿一切吉祥!
扫一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匿名 匿名 0

      感恩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