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来正法救了我们

2018年6月30日23:44:24 1 732 views

如来正法救了我们_学佛受用

清晰记得两年前,无常降临吾身,突发的身体不适,几经救护车送往各大医院急救,直到做完大肠镜切片检查后,成大内科主任医师将大肠内肿瘤的照片一一向我儿子解说,并确诊为大肠癌,随即转挂直肠外科讨论后续的疗程规划。那时回诊都已需坐着轮椅等待,好几次都还未轮到看诊,就因体力不支昏坐在轮椅上。医师向我说明:“伯伯啊!针对你直肠的肿瘤切除技术我有信心,但我的麻醉团队可能没有把握达成,你年纪大,有可能在麻醉过程中成为植物人或者不幸直接死在手术台上。”听完后我直接向医师道谢,并婉拒手术的安排。身为病患的我,当下对着亲人口说不在意,且说着会勇敢面对,开心过着日后的每一天,但真正的心境却如同被判死刑一样,再加上体力每况愈下不再如往,终日躺在床上好似等待最后那一刻到来,以致精神体力更加衰弱。

检查完后隔了约一个礼拜,旻展告诉我师父将来台南佛堂主持共修,那日我请儿子证献搀扶我前去拜见,一见到师父欲开口诉说病情时便泪如雨下,怎么也止不住,师父慈蔼地对着我说:“志烈,没事、没事,你要切记多闻法、多修法。”师父简单几句话,当头棒喝敲醒我这不精进的老儿,此后我便又开始恢复日日闻法、修法。同时也下定决心既然不接受任何治疗,就一切顺其自然。在考量就医的便利性后,请儿子向成大医院申请了病历资料,转至荣民医院就诊,哪知拿到病历影本时再次翻阅检查结果,发现当时大肠镜切片检查报告纪录内容记载为“疑似乙状结肠恶性肿瘤”,虽与医师之前斩钉截铁的说法不太一样,多了一个不确定性,但也给了我些许希望。

又过了两个多月,成大医院安宁病房护理师来电关心:“为何您们未向医院报到,再来做进一步的治疗呢?”儿子告诉对方:“因为爸爸年纪大了,身体已不堪折腾,不忍再让爸爸多做后续的治疗。”对方再问:“离检查时间已过了这么久,按先前肿瘤堵满肠道的状况,早该因无法排便而腹胀、腹痛送医院紧急开刀了,不可能转好的。您们是否已转其他医院做治疗呢?”护理师很怀疑的询问着。儿子说:“一切都很好,除了偶尔瞬间眩晕不舒服外,如今排便顺畅,饮食正常,也没感觉到任何的疼痛。”对方感到惊讶并说:“好的,祝福杨爸爸一切平安……。”护理师这番话让家人为我现况感到庆幸也觉得非常不可思议,自从检查出肿瘤后,我总囔囔着过不了年,却也平安过了两个农历年。

这段日子里,偶尔会眩晕、心律不整不舒服,或者因前晚睡眠不佳,导致上午成为最没精神的时段,但除非真的无力爬起或身边无人照应下,我始终坚持每日恭闻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及做功课忏罪回向,期间也要求自己要尽可能参加共修并向师父请安。有一次慈悲的师父用法水喷在我的口中,加持过后的几天突然大量便血,想说是病情加重了吗?女儿馥容带我去胃肠科看诊,服药后隔日便没有出血的情况,也不觉疼痛。我告诉自己死亡这日终会来到,因果业力要转变唯靠闻法修行、持咒修法,临命终时要好走也是如此,既然这是最好也是唯一的方法,那就放下一切吧!于是我日复一日闻法、修法,慢慢地体力渐渐恢复,甚至现在每到下午两点,午睡中的我就像设了闹钟一般会自动醒来闻法、修法,而且功课完成后精神变得更加抖擞。每日恭闻的法音盘数不一,法音时间较长时,就安排早上闻一盘、下午闻一盘;法音时间较短时,就一次连续闻了几盘;尤其当恭闻到的法音内容有不清楚或不懂的,或者较有摄受相应的,就连续一、两天反覆恭闻同一盘。

恭闻法音我从不挑片,即使恭闻时间较长的法音也乐此不疲,对我而言闻法并不是“播放”法音,更不是交差了事,而是警惕自己务必要从中领悟解脱成就之法。前年身体不适那段时间无法承受一个小时以上的久坐,但尽可能激励自己要恭闻完整盘,实在坚持不下只好暂停法音并恭敬顶礼忏罪,尔后再重头听闻。习惯一旦养成,自然能深刻体会到闻法真的非常受用,每次恭闻都能习得新知,而且愈听愈入迷,同样的法音听一遍、两遍……,都会有不同的领悟。我无法形容这种感觉,但此刻心中只存一个忏罪的念想,所有一切皆感恩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十方诸佛菩萨护法的慈悲加持和嘎堵师父协助,我才能关关难过、关关过。

今年五月十四日我的同修谢静子身体水肿、肺积水喘不过气、意识不清无法讲话,因而紧急住院治疗,医师嘱咐这次住院会较多天,让我们有个准备不要急着出院。听到这儿自觉不妙,了解同修每每听到“住院”两字便自然忧愁满面,加上不舍同修住院,我一人在家也无说话对象,倒不如随伴在同修身边,互相叮咛要持咒念佛。考量自身状态后,恰巧入住的病房多了一张病床,院里的医生、护理师很体贴亲切,同意这张病床可供家属使用。孩子们赞成我多陪同修,他们也不因我一人在家而担忧,可以安心工作稍做喘息,便毅然决然于隔日前往医院照料同修住院。当然弟子不能忘记、也不敢忘记师父要我多修法的嘱咐,拜师以来我都将师父交代的事当作军令,之所谓“军令如山”,绝不打折扣!因此将法本一同带往医院,每天持续修法。而同修经过洗肾后身体状况也获得改善,过程中当然免不了疼痛及疲惫感,但同修都在持诵《六字大明咒》中平安度过,一切都很顺利。

然而五月二十三日一早我心脏突如其来的疼痛及双腿抽筋,让我感到非常难受,就像快死了一样。好在当时的我身在医院,于是我请看护推我到急诊室去,在经过医师检查及抽血结果是因为钾离子过低的缘故引起的心律不整,之后医师替我补充钾离子后就缓缓恢复了。事后听女儿转述当时的情形,说来真是惭愧!她说她刚到急诊室看到我嘴中还持诵着佛号,但在一次又一次的剧烈疼痛下渐渐失去理智,开始喊著「我快要死了!我快要死了!你们都不救我!医师都不救我!”这样子无理取闹,尽管她如何安抚我的情绪,告诉我说“医师已经在帮我补充钾离子,再忍耐一下就不痛了!”都没用。这才发现我已经加入菩提会快七年了,每日恭读《解脱大手印》其内容大概是“世间上的一切都是假的,并且必然是死无定期,不分老少年岁,死无定法,今年死,明年死,今日死,明日死,什么时间我必须都是要死的……。”每每和儿孙分享时总是琅琅上口的一段话,却在真正面对痛苦时顿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惊觉八识田中的菩提种子没有深植灌溉,我依然还没准备好,我会感到害怕、无助,更也提醒了我要多加努力闻、依、行!

六月三日早上一如往常的起床吃早餐,我的同修突然唤我过去她身旁聊天,她牵着我的手说道:“如果我们能一起走,不要拖累大家就好了。”我想回同修一句:“这一切都需看我们的因果业力,祈求 佛菩萨来安排。”都还来不及回应,她手一松便晕过去了,两眼翻白、血压、心跳急掉。看护见状马上呼叫医师、护士过来,医师向大家厘清急救的相关事项后,我们决定不插管,用药物的方式急救。约过半小时急救后,同修慢慢恢复意识,紧接安排紧急洗肾,并于洗肾后转入加护病房观察,无常来得是如此之快,令人措手不及。当天晚上回想这整天所发生的事,不禁觉得我们全家真的很有福报,在事情发生的当下,住院医师正好在护理站,才能马上到病房急救,而且由于当天是星期日,原本医院的洗肾室是没有护理师的,但因为碰巧隔日要业务报告,有护理师来医院准备资料,才能够马上紧急洗肾。更令我感动的是,那天正巧是台中的师兄姐到慈恩居禅林禅习的日子,师父听闻消息便带着师兄姐们修法,由衷的感恩慈悲的师父及师兄姐们一同修法回向。同修六月五日即从加护病房转回普通病房,急救过后的同修好似重生一般,比以往都更有精神,吃得更多、谈话也更有气力。忆起刚进入菩提会时,我向师父请求年老时能好走不拖累子孙,师父则勉励我说:“只要好好修行自然会有很多人帮助你的。”几次无常降临,让我证实能加入菩提会这个大家庭非常幸福,无论谁遇到了什么困难,大家都能一起持咒、修法回向来帮助众人度过难关,一切善报都来自于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说法与师父的教诲,行人们无私利众、菩提心行,日后定也能获得他人的帮助。

六月十一日在讨论同修出院日期事宜和女儿言语争执起了无明,争吵过后女儿当下即向我道歉,我心中又猛然一震,我笑说:“我们时常提醒妈妈要念佛持咒,反而她修养比我们好,看见我们争吵了她竟然不发一语,也不介入我们的争执因果,甚至脸上表情看不出有任何情绪起伏。我们真该忏悔啊!”庆幸我们都在学佛,有闻法、修行,最后关头还有机会懂得如何放下执着、说柔和语,否则可能一发不可收拾。顿悟到世间常听到的一句话“久病无孝子”,不就是因双方自我主观立场、互不相让,加上未积善因、难得福报才导致的恶果。

静下心来回想起年少时只身一人来到台湾,然后成家立业,到现在儿孙满堂,个个都很孝顺,在我与同修心起无明、病苦时仍不离不舍,每日都会来向我们问安。我何德何能有此福报到了九十五岁这个年龄?眼看着身旁的亲朋好友一个一个比我先行离去,感叹他们无因缘获得接引进入菩提会习得正法,而凡夫的我却幸福圆满且能全家人一起修行学佛闻正法、习正法。弟子虽年长于恩师,但我心中永远期许与师身、口、意三业相应。

至诚感恩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十方诸佛菩萨摩诃萨慈悲加持、嘎堵师父,也感谢各位师兄师姐的回向与关心。

佛弟子 杨志烈、谢静子 合十

2018年6月28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匿名 9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