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狂妄老赌徒竟在拉斯维加斯赌城与佛菩萨打赌,从此戒赌

  • A+
所属分类:学佛受用

一狂妄老赌徒竟在拉斯维加斯赌城与佛菩萨打赌,从此戒赌_学佛受用

赌博,是我这二十三年来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重要内容,一天不赌,手痒,心痒,抓心挠肝般难受。我不仅白天混迹赌场,晚上也流连忘返。只要赌友一电话,半夜三更照出门。谁也劝不动,谁也拦不住。谁叫家政大权和钱袋子都在我身上呢。

 

有一次,我在赌场玩得太Hign了,过了饭点也舍不得走,赢了几百块后,开心得忘乎所以,饿到没有思考能力了才驱车往家赶。但那次实在饿太狠了,看到麦当劳时,就想直接去买东西吃。其时,车与麦当劳还隔着一条街,我已经忘掉红绿灯了,直冲冲往麦当劳开, 与另一辆车“嘭”得一下撞到了一起。好在仅是车受损,人没有受伤。

我就这样过着颠倒迷离的生活,沉溺在赌博中不能自拔。赢了,兴奋,睡不着;输了,懊恼,更睡不着。就这样,我从1993年开始小打麻将,赌“三公”开始,后到世界著名赌城拉斯维加斯豪赌,就这样过了二十三年。我有二女一子,大女儿很乖巧懂事,也很爱操心,她常常担心我把家里的钱输光了,到时我们全家没有钱开饭。所以,她见不到我时,就很担心,常因我去赌场而难过得流泪。直到去年,我接触了如来正法,短短一年时间,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

2016年农历五月十五,为庆祝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诞,H.H.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艺术馆在洛杉矶举行了《利益大众放生法会》。法会现场, 我认识了从中国内地赶来参加活动的陈师兄、潘师姐,他们俩都是我弟弟的多年好友,虔诚的佛教徒。第一次见面时,我就觉得他们很亲切。没多久,我们又在热香供法会上见面了。

后来,我约他们去赌城拉斯维加斯玩,白天下场后我输了两千多美金。我赌气说:若真的有佛菩萨,晚上就保佑我赢回来,我就不再赌了,去学佛。后来,真是奇怪,当我的本金回来后,我没收手,仍继续赌,可是赢后下一把就输了,再赢后接下来又是输,反复几次都这样。我知道不能继续了,就离开了赌场。最后清点了钱,金额跟我白天的本金相差无几。我觉得很神奇,难道真是佛菩萨在保佑我不输钱后戒赌?

之后,我就兑现自己的承诺去学佛,也不再进赌场了。我天天去华藏学佛苑城区部报到,闻法音,做义工,学唱诵……恭闻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时,我会因心灵触动而有感而泣,但那不是伤心的泪水,而是充满法喜的激动泪水,是了明法义后的感悟和释然。

其实,说到我长年沉溺赌博一事,也跟耳濡目染有关。我爸爸、叔叔皆是好赌之人。尤其是我爸爸年轻时就已发家,好玩乐,看到他给我妈受了那么多的委屈,我对他不仅仅是心存芥蒂那么简单,可以说有一股深深的怨恨之气,长大后跟他关系也一直僵硬。他在客厅,我就去房间,压根不愿意跟他说话,也不愿跟他同处一室。长大后跟他关系也一直僵硬,我们互不说话的情形,长达十年之久。

恭闻了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后,我知道不孝父母是罪过,犯128条邪恶、错误知见中的“认敬佛敬师不孝父母”。我爸爸已经七十多岁,我干嘛还执着以前的事情呢?放下嗔恨,放过他,也是放过我自己。时隔多年,我主动与他交好。现在我们相处很融洽,爸爸还跟我一起去放生。

我的叔叔,也是我曾经怨恨之人。我二弟2003年去世时,承蒙二弟多次接济的叔叔还在小岛上工作,飞机也就一两个小时,他竟然不情愿赶回来出席葬礼,他忘了二弟的好,抛却了亲情与恩义。我见到这种情况,心里就记恨他了,想着这辈子没可能原谅他。学佛后,我对他的怨恨之心也慢慢放下了。原来,放下的感觉真舒服,轻松又自在。烦恼心、嗔恨心背在身上,真的很累,我好傻,还一背多年!

没学佛前,我沉溺赌博,痴心不改。认识我的人都说,你这人除了赌,什么都好。但这唯一的坏,令家人、朋友看了我反感、厌恶。学佛后,我自然而然地戒赌,把这颗“肿瘤”完全切除了,脑海里也再没有赌博的念头,好像忘记了这件事。现在亲朋好友见到我,都觉得我变化好大呀,面色红润,心情舒畅。我也很开心地跟他们分享我学佛后的收获,大家相处其乐融融。

我很欢喜现在的生活状态:不谈论是非,踏实学佛修行,认真恭闻法音、恭读论著,劝人向善学佛……学佛收获满满,益处多多!

学善 /筱七

  • 我的QQ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