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蛇妖附体 高僧超度获解脱

  • A+
所属分类:明信因果

老人蛇妖附体  高僧超度获解脱_明信因果   一个老太太生病,医生,道家,精通易经的高人,轮流出来都无法医治,最后一百多岁的高僧不出面就治好了。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下面是原文,一个人民日报的作家:萧然记录一个匪夷所思的真事。

前一段,我的好朋友刘先生母亲病重,生命垂危。但清明后,在老太太身上发生了令所有人包括刘先生在内的家人都匪夷所思的事情。这些事情若非亲历,听来定会觉得是故事。然而,一切又都是活生生并刚刚发生的事实,让人不能不信。下面我就简单地把这件事讲给大家。

刘先生母亲患的是严重的肝硬化,在医院靠药物维持生命,人瘦得只有六十斤。家人也都做了准备,墓地、寿衣都备了。

但是,从四月八号,老人突然变得异常起来。整日整夜唱个不停,而且身体不停地扭动,人也完全失去了神智。

这一切发生在四月六日,同病房来了另外一位病人之后。

那天,老人病房搬进一位新病人,也是一位老太太,进来时就已经神志不清,一直又唱又闹。这个病人第二天就辞世了。而此后,刘先生的母亲就像受到传染,突然变得和那位病人一样,开始手舞足蹈而且不停地唱念,而唱的都是人们百思不解的东西。

刘先生闻讯火速往医院赶。老人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既惊又怕,路上就致电我前面写到过的黄大师。老黄研究易经三十年有余,功力深厚。俗话说“善易者不卜”,然老黄善卜,且每卜常验。

老黄在京一举成名乃若干年前,卜某位显要之家人寿数,据说精确到时辰。黄大师十几分钟后告诉他,老人是被蛇仙附体。

刘先生到了医院,发现母亲已经不认人,嘴里不停地唱念,身体果真像蛇一样地扭动,而且舌头也像蛇一样,飞快地吐动。起初,刘先生还想按住母亲,但是已经虚弱到极点的母亲居然力气大得惊人,他用力才能按住。而且,老人之前已经股骨头坏死,平时要坐轮椅,但是现在两腿却自如地不停蹬踏,充满了力量。医生见状皆不可思议。

这时候黄大师也赶到了,看了病人后断言,附体的神灵功力深厚,少说修行了千年,不能捉,只能请走。但是黄大师也直言,自己没有修这门功夫,只能写一道符试试,并让刘先生另请高人。

于是刘先生又请了我在前面提到的郑大师。大师姓郑,中医、武术世家。皈依佛门,修道家功,常说:“中医不同西医,高明在治未病,留心吧。”郑大师赶到医院,和老人有一段耐人寻味的对话。

大师:“你认识我吗?”

老人:“不认识。”其实老人是认识郑大师的,因为大师多次给她家人治病

大师提高声音:“你看着我的眼睛,见过我没有!”

老人微微睁开眼睛:“见过。”

大师:“何时见过?”

老人:“很久以前。”

大师:“在哪里见过我?”

老人:“在泰山上。”

旁人听了对话不免毛骨悚然,因为老人从来没有去过泰山。

经过对话,郑大师对刘先生说,这一劫老人恐难过,让备后事。因为附体的神灵的确功力很强,不是不可以请走,关键是老人过于虚弱,强行请走会同时要了老人的性命,因此投鼠忌器。郑大师让刘先生把寿衣压在老人脚下,冲一下或许会有一线希望。

两位大师都束手无策,刘先生只能通过各种途径再访高人。在此期间,老人几乎是一刻不停地唱念,并手舞足蹈,无论动作还是声音都绝非一个垂危病人所能及。

由于信佛,刘先生首先去北京的寺庙求助。奇怪的是,只要寺庙一开始烧香做法事,老人马上就安静,不声不响也不动。而法事一停,远在医院的病人似乎就有感应,马上又失去神志。

通过关系,刘先生又找到一些高人,其中有三位断的和黄大师完全一样:蛇仙附体。其中两位断的更明确:碗口粗,金黄色。而这些人彼此没有见过,多数也没有见到病人。

后来,刘先生在老家山东找到一位高人,并连夜开车接来北京。这位高人也是一位七十多的老太,在进京路上,这位老太要求听听病人的声音。拨通电话后,根本不知情也早已神志不清的病人,说出的话令在场者万分惊讶:“你个死老婆子,我不怕你,你来了我也不怕你。”似乎病人已经知道这位老太要来见她。

还有一件更奇怪的事情也发生在这天晚上。刘先生一位表妹当晚陪床,夜里迷迷糊糊看到一条金色的蛇从窗口爬出去,吓出一身冷汗。而由于担心照顾病人的亲戚害怕,类似附体之类的事情是根本没有和他们说的。

等山东老太到了以后,在病房里什么也没有找到。而这时病人已经安静下来,并且昏睡。可是等老太一走,病人很快又开始闹起来。老太知道这一情况后,也只能叹气:

“它没有走,也不好捉,只能希望它自己走了。”她的理由一样:投鼠忌器。

刘先生告诉我,当时他万念俱灰,心凉到了极点。

这期间,我刚好在扬州出差,并不知情。回京的当天晚上,我奇怪地梦到刘先生告诉我,他母亲去世了。由于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我在梦中痛哭不已,要求刘先生带我去看看他母亲。他指着一个房间让我进去,我看到病人面色如墨,但并未咽气。

第二天我去医院,看到的病人和梦中一模一样。我去的时候老人非常安静,而且奇怪的是,一直神志不清的老人居然认得我,并叫出了我的名字。我在医院的一个小时,老人一直很安静。等我告辞,刚到电梯,就听到老人又唱念起来。刘先生无奈地说:“你看,又开始了。”

刘先生告诉我,老人唱念的时候反复对刘先生说,“你有些事情还没有做,你还要为我做些事情。”

由于刘先生也见过我师父佛智大师,在让不下十位各方高人看过仍不见起色后,刘先生想起了我师父。在我去探视的第三天,刘先生试探性地问母亲:“要不要我去成都请佛智上人。”听到此言,老人声音高八度地回应:“好!”“那我现在就买机票了?”“快去,快去。”

刘先生怕母亲说的是胡话,又故意说了也是朋友介绍的福建和广西的两位和尚的名字,问要不要去见,老人斩钉截铁地说:“不要。”

得到了明确的指令,刘先生火速赶往成都,去应天寺见我已经一百多岁的师父佛智大师。

事先也没有打招呼,到了寺庙刚好佛智大师外出云游,好在已经在回来路上。等了一会,师父回到了应天寺。刘先生把写着母亲名字和生辰八字的纸条呈给师父,师父接过去看了一遍,又念了一遍,抬头说了五个字,“好了,没事了。”

辞别了佛智大师,刘先生心里略为安定。打电话给北京,说十分钟前老人已经安静下来。旁边的人告诉老人,佛智上人见到了,老人的眼泪马上流下来。而此前,老人根本就不知道也没有听说过佛智的名字。

第二天巳时,应天寺二十几位高僧为刘先生母亲做法事。后来知道,在法事进行中,远在千里之外的病人竟然吐出半碗金黄色的液体,令人不可思议。

从四川回来后,刘先生的母亲开始逐步清醒起来。不少大师推算,十八号和二十号两天是“坎儿”,老人可能过不了,可是这些日子都过去了,老人却奇迹般地一天好似一天。目前,正如佛智大师所断,老人神志已经完全恢复。问她过去十几天的事情,已经一概不知。包括她当时那么迫切想请的佛智上人,再问她,更是连名字都不知道。

这件事情给我两点感受:

首先,不要以为一些民间传说只是传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对我们不了解的东西,还是保持一些敬畏的好。过去,类似事情也听说过不少。但是说实话,多数都是当故事听听而已。比如,郑大师讲过好多次他捉“黄仙”的事情,说他还没露面,根本不认识他的被附体人就能叫出他的名字:“郑,你来了我也不怕你,你能把我怎么样?”

这些事以前我在心里并非完全相信。甚至包括师父佛智,以前也听师兄们说起师父用法力给人驱灾延寿的事,但由于没有亲见,心里也犯嘀咕。通过刘先生母亲这桩亲历的事情,现在我完全相信,这个世界的另一面的确有太多我们不明白的东西。这个世界以外的世界,我们凡人的确知之甚少。

其次,这个世界上所谓世外高人很多,但是也未免鱼龙混杂。刘先生此次可谓病急乱投医,既碰到一些功力和德行都很好的高人,也遇到了靠装神弄鬼诈取钱财的骗子。

而真正的佛家之人无论功力大小,但一定是以慈悲济世为己任的,绝不会借机敛财。比如应天寺,那么多和尚做法事,寺庙只象征性地让刘先生布施了三百元。刘先生说,当时他简直不敢相信。他救母心切,又是在母亲的要求下专程飞到成都求助。而且在各路高人中,只有佛智大师仅仅念了名字就断言没事了,因此功德最为殊胜,别说三百,就是三万五万,他都给得心甘情愿。可是应天寺居然只让布施那么一点钱,令刘先生感动不已。

所以,通过这件事让我们找到了区别真道、假道的试金石,那就是“利”。真正的佛菩萨,一定是不看重利的。相反,凡事动辄讲利的,多半有诈。这些人即便不是骗子,至多也不过是火候不到的半吊子而已。(作者/萧然)

  • 我的QQ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空空Y 空空Y 6

      佛法真实不虚!不可思议!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