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世音菩萨 病愈拔苦

2017年5月13日02:47:18 1 866 views

观世音菩萨 病愈拔苦_感应事迹

印度那烂陀寺的“正法藏”戒贤大师,患了风病。每次发作,手足拘紧,像火烧刀刺一样痛苦,就想绝食求死。他梦见三人,一个黄金色,一个琉璃色,一个白银色,对他说:“你过去曾经做过国王,累累恼害众生,所以受此报应。你应至诚忏悔,勤宣经论,症状自当消除。”金色人指着碧色人说:“这是观世音,银色的是弥勒。我是文殊。将有中国僧人(即玄奘法师)来,你可教他佛法。”戒贤答应依教行事,此后病愈。 《唐三藏传》

宋时,马处伯,少时就信佛法。元嘉年间,梦见天上有三人,高二丈多,姿容严肃,临云端向下看,天人伎乐满空中。处伯后来病重,远远看见西方有三人行,高二丈。前一人穿着袷(音家)衣,垂鬓,头顶上有光芒;后面二人身体金辉色,仪相端庄圆满,就是过去所梦见的西方三圣。他的病很快就好了。《冥祥记》

明朝洪武年间,天童的照寮元,病重,每天念诵观音圣号一万声。后来心想离死也不远了,不如改念阿弥陀佛求生净土。刚起此念,忽然看见一位美妇人,穿着六铢衣,手持净瓶,从门外进来,照寮元惊诧失措。然后定心细看,原来是观音菩萨示相,他于是泣涕求哀,妇人便不见了。五天后,他病全好了。《山庵杂录》

元时,僧人真净,字如庵,曾有病痛,梦见白衣大士持净瓶,用甘露水灌他口中,说:“好了。”《高僧传四集》

明时,僧人垂髻,患胁痛病,一个多月不能饮食。有人说:“你常劝人念观音可以救苦,现在怎么不自念呢?”垂髻在迷糊中,闻言猛省,急忙准备香烛,高声念大士圣号不断。到夜里四更,他的声音沉寂了。众人担心他断了气,一看,他正在鼾睡。午后,他醒来说要吃东西,就能起来走路。众人问他:“为什么好得这么快?”垂髻说:“我开始念菩萨圣号,痛如刀割。久之,空中现出祥云,观音大士以瓶中甘露灌我顶,凉沁心脾,病霍然而愈。”《持验记》

明朝万历年间,我(王应吉)奉使命,顺便还乡。忽患大病,恍惚有人拖着我走。不久落水,看见种种鳞甲水生物前来。我心想:“我过去吃了这些物命,现在为难了。”忽然,有人扶我登到崖上,看见观音大士倚崖而坐,善财龙女在他身边。我叩拜菩萨。大士说:“你本是善知识转生,一直虔奉我,因杀生,所以得这场大病。如能戒杀,病将痊愈。”我恭敬受教。大士取出醍醐,颜色黄碧,给我饮下,味道清洌。我醒来后,甘露余香还留在唇齿间。病渐痊愈,我便立誓戒杀、归依了三宝。 王应吉 纪灵《戒杀衷言》

齐时,竟陵王,信奉内典(佛教经典)。患热病,将死。他梦见观音大士亲手灌饮神汤,热病痊愈。《辨正论》

元时,僧人惠恭,翻胃,不能饮食。夜晚,他梦见一只猫进入腹中,病更重,心里老想吃鱼。他自知是业报作怪,便发心念诵观音菩萨圣号一百万声,每天持大悲咒一百零八遍。后来,他梦见青衣童子,用笼装了一只鸡来,猫从惠恭口中跳出来。惠恭惊醒,怪病也消除了。 《报应录》

宋时,僧人昙(音谈)颖,患癣,礼拜观音,求病愈。一天,看见有条蛇顺着墙壁爬上屋去。不久,一只老鼠坠下来,涎(音咸)液满身。他过去曾听说蛇所吞老鼠,能治疗疮癣,于是取老鼠身上的蛇涎,敷在癣上,老鼠不久就逃走了。第二天,癣顿时痊愈了,他才悟到,蛇和老鼠的出现,都是诚心祈祷菩萨的感应。从此,昙颖名播远近,连皇帝也曾供养他。《高僧传初集》

张宏源,梦见神告诉他说:“你有善因,但福力浅,应当修德行善。”宏源于是皈依观音菩萨,并为《感应篇》作注解,并刻板印刷,送人传播。宏源忽患怪病,梦见白衣人披着帷,一再呼叫他的名字,宏源的怪病很快痊愈了。他才感悟到,白衣人是菩萨化身。 《感应篇注》

宋时,比丘尼玄藻,小时候曾患重病,医药无效。她便供奉观音菩萨圣像,斋戒礼拜,专念不断。七天后,她看见一尺多高的金像,三摩自己身体,从头到脚,即感觉旧病痊愈了。于是出家修行。《比丘尼传》

唐时,僧人无漏,是新罗国的王子。从中国到西域葱岭,听说某寺有观音像,祈祷必有灵应。于是,他站在观音菩萨像前,发愿入定四十九天。未满期时,他患了虚肿病。不久,有只老鼠,小如弹丸,咬破他的小腿胫骨,流出脓一斗左右,他的虚肿病就好了。《高僧传三集》

宋时,李商老,因修房屋触犯鬼神,全家病肿。于是祈祷观音大士,诵消灾咒七天。他梦见白衣大士,骑牛而去。第二天,全家人就痊愈了。

杨盛鸣,乐善好施,对观音大士,尤其兢兢仰戴。他忽患“膨症”(腹部膨鼓起来),腹上缠满青筋,针药医治都无效。他梦见一位仙姥,手持一针,说:“你的病,难起啊。我替你去掉它。”用针从腹部挑起,渐到脖颈,用剪刀剪断,盛鸣呼痛,惊醒过来。他早晨起来一看,腹上青筋全消失了,病愈。《勉戒切要》

齐时,“建安王”生疮,念观音圣号不断。夜梦菩萨亲手为他敷药,第二天早晨就好了。 《感应传》

唐时,僧人法通,身体极为虚弱,便专念观音圣号。一次,他回俗家探望母亲。睡觉时,口中流出唾沫三升。母亲惊诧地询问他,他说:“梦见有人送我三驮东西,刚吃一驮,被你叫醒了。”此后,身体逐渐雄壮起来,能从南山背负五百多斤的石臼,到京城本寺供僧用。 《高僧传二集》

南齐时,曹榖,少年时出家。后来,因家中好几代人怪病传尸,无人奉祀,于是还俗回家。后来,他自己也病重。他就念诵大悲咒满一万遍,感觉有三条虫从身体中出去了,自己头顶放出电光,三虫逃走,病也好了。《高僧传二集》

清朝嘉庆年间,吴基,喉间忽生蠹(音度)肉(息肉)。针药治疗,反而加重,蠹肉渐渐大如鸟蛋,饮食困难。吴基发愿刻印施送《高王经》一千二百卷,并跪诵三年。还未念满百遍,蠹肉就自行脱落了。《敬信录》

唐时,西明寺僧人释静之,小时候,鼻孔里长了肉团,百方无效。后来他念诵《心经》五千遍,肉铃便落掉了。《高僧传二集》

清朝康熙年间,广东邓承诏,儿媳黄氏,喉内生双鹅疮,饮食不能进。请医生刺破,肿痛更厉害,命在旦夕。于是教她念观音菩萨梦中传授的“十句经”,并粘贴经文在床边。病人夜晚看见字大一寸见方,到半夜,双鹅疮消失了,说:“我好了。”她索水漱口,礼拜大士,平复如初。《慈林集》

清时,僧人智檀,患热病,感得大士现相,向菩萨膜拜而病愈。《高僧传四集》

清时,僧人洪建,字冶牧。生下后三天,母亲梦见儿子说:“误入你家了。”像要离去的样子。母亲惊醒,看儿子,果然病了,不吃奶。母亲祷求观音菩萨,愿让儿子将来出家为僧。洪建的病,很快便不药而愈了。《高僧传四集》

明时,浙江黄岩的潘母,持观音斋。病危,梦见白衣人给她一丸药,她得病很快好了。

明朝崇祯年间,浙江钱塘的于玉陛(音必),患重病,几乎死去。梦见菩萨送他灵药,觉得五内清凉,病霍然而愈。《南海慈航》

明时,僧人道超,染重病。祷求观音菩萨,夜梦白衣人给他红药丸,要他吞下。第二天,有一位老人来为他治疗,他很快就好了。《高僧传四集》

宋时,湖北江陵有一位姓薛的“观音奴”,因虔诚敬事观音大士而得名。他每天念诵尊经不断。妻子患病,百药无效。夜里,妻梦见白衣妇人说:“你夫虔诚恳切,你的宿业,也将消除。”白衣人用净瓶里的水给她喝,她口里发出异香,疾病顿时痊愈。

清时,沈起潜,妻胡氏,夫妇长斋念佛。嘉庆年间,胡氏患痢疾,命悬呼吸间。梦见一位老婆婆,持水一杯,对她说:“我是观音。嘉许你的虔诚,灌你甘露。”她便一饮而尽。醒来后,香味还在口中,病渐愈。《灵感赋》

清时,僧人明智,患重病,几乎不行了。他便礼念观音菩萨圣号,早晚无间断。他念了很久,梦见一白衣人,赐给他净水一盏,饮下后,顿觉身心清凉。《高僧传四集》

清时,彭希曾的妻子姚氏,患痞病(腹中结硬块、肿瘤),发心持诵大悲咒。一晚,她梦见一老妇,给她一枝花,她欣然接受,顿觉身轻如叶,病很快痊愈了。姚氏在诗中写道:“拟向空王忏夙愆,心香早结洛迦缘。”(诗句大意:心中早已与观世音菩萨结缘,准备向佛菩萨忏悔过去世的罪业。) 《一行居集》

陈锡周,妻子胡氏,礼佛诵经,非常虔诚。她怀孕将产,忽生大病,身热如火,口不能说话,身体僵硬,不能饮食,长达二十九天之久。忽梦见一老妇,持莲花来,说:“你因过去宿业,得此恶病,幸植善根深厚,我从南海来安慰你。”即用莲花扫拂胡氏身体,说:“拂去业障,好生佳儿。”胡氏醒来,热退、身安,第二天就生下了孩子。 《印光文钞》印光法师记录

莫春晖、日晖,兄弟同诵观音咒。后来,春晖妻子张氏,患病中风,差点死去。春晖发愿刻经印送流布,张氏手足便能运动。《观音经注》

清朝嘉庆年间,浙江会稽章宗潮的母亲,患风痰,很危急。宗潮祷求观音大士,发愿念《高王经》,母病逐渐痊愈。《高王证验》

安徽舒城的钟鹏,妻周氏,产后惊风,医生不敢下药。拜求大士,发愿印《高王经》千卷,妻病立即痊愈。《高王应验》

清时,中丞(官名)叶健庵自述说:我二十岁前后,患疟疾,很严重,但医生说:“下次将更重。”忽见书架上有大悲咒一卷,我想可以稍减病苦。次日,便在佛像前祷求,焚香虔诵大悲咒,疟疾症状当天就消失了。我连日读诵,疟疾不再发作,所以终身诵持。 《高王应验》

晋时,僧人竺法义,忽患心气病,心中常存念观音菩萨。他梦见一个人为他破腹、洗肠,醒来便觉病愈了。尚书(官名)傅亮,记录了这件事,常说:“先君(已经去世的国君)与法义交往,听说观音神异,大小莫不肃然起敬。”《高僧传初集》

安徽徽州的陈青云,幼年时患重病,渐渐不起。便发愿印送《观音经》一千卷。他梦见一尊神,手持沐盆;另一尊神,为他剖腹、清洗。青云惊醒,汗出病愈。从此,他皮肤润泽,精神饱满,不再是过去病弱的样子了。《灵验记》

吕吴氏,虔诚事奉观音菩萨,持念大悲咒,加持瓶中水,观想菩萨放光入瓶中。病患者饮用她念咒加持的大悲水,多痊愈。 《善女人传》

唐时,僧人法通,想修复龚公山的旧佛塔。默念观音菩萨,断食多日,感得灵泉涌出。病弱的人,饮用灵泉后,就能痊愈。《宝光塔碑》

“河西王”沮渠蒙逊(公元368年生~433年卒,十六国时期“北凉国”的创建者),归依佛法。他身体有病。伊波勒菩萨说,观世音与此土有缘,叫他念诵《普门品》,病即痊愈。从此,《普门品》在河西特别流行,当地人称为《观世音经》。《法华传记》

朱中丞说:“节署(官衙)有仙人降临乩坛,说:‘岭南地多洋盗,珠江上又有花艇之类,淫杀日益严重,上犯天怒。佛发慈悲,令我劝告众生,虔诵《高王观音经》一万遍,可消除恶业。’于是刊刻印送传播,使见闻的人,永断邪淫、杀生。”《高王证验》

清时,浙江桐乡的张曹氏,家住玉溪镇,虔诵《高王经》。同村居住的二十余家,都仿效她。独有一户人家,不信佛,反而讥笑张曹氏。乾隆二十年,大瘟疫流行。诵经的人家,都安然无恙;讥笑她的那一户,则全家不起。《高王证验》

江西新建的西乡,有李姓人家一千多户。有一年,天花流行,十损八九,惟独一家安然无恙。问他原因,他说:“我家中虔奉观音大士,发愿施送经一千卷。”于是众人纷纷效法,即使出痘,也安然无恙。《白衣经近验》

江西九江的王日光,把《观音经》供在香火龛内。当时,瘟疫流行,邻家都被传染,王日光一家,安然无恙。梦见观音大士告诉他:“我怜悯此地遭劫难,你快将经卷施送,每户一卷,瘟疫自会消除。”醒来后分送,救人无数。《观音灵验》

安徽徽州的陈氏,染重病,发愿施送《高王经》一千卷。夜里,陈氏梦见二僧护持,说:“你虔心施送经文,病将好了。”果然痊愈。《海南一勺》

江西浮梁的方启淳,母亲患病,施送经书,也曾梦见二僧护持。《海南一勺》

清时,江西抚州的游源,父亲患痨病,母亲积郁气滞,自己患头痛,伤了两眼,妻子不能生育。乾隆年间,他劝全家发心事奉观音大士,诚恳诵经,悔过行善。不久,父母不药而愈,游源眼睛复原,妻生下一子。母亲八十岁时,患病咯血,游源泣祷菩萨。母亲恍惚间看见一老妇说:“无妨,我保你。”不几天竟痊愈。自后,他施送经书不断。《南海慈航》

湖南衡阳的谭用航,小时候多病,多次子女夭折。于是发愿编辑观音经咒、格言、急救神方一卷,邀请信众刊印广播。所有参与的人,或求子嗣,或求名利,或疾病凶危,凡有苦恼的,都得到解脱、满愿。《南海慈航》

陈时,天台智者大师,因永阳王伯智堕马将死,亲自率众人为他作观音忏法。不久,王醒来,靠桌而坐,看见一位梵僧,举香炉绕王一周,顿时止痛。 《高僧传二集》

刘宋时,江苏吴兴人邵信,信奉佛法。他遇病,没有医生敢治,于是悲泣念观音菩萨。忽然,有一僧人来,说是杯度的弟子,对邵信说:“你莫忧虑,我家师就来看你。”邵信说:“杯度师已圆寂,怎么能来?”僧人说:“要来又有什么难?”便从衣带头取出一合(音格。十合等于一升)药粉,给邵信服下,病就好了。

安徽汪居敬,十岁时患天花,医生说没救了。哥哥汪居仁,在菩萨像前,焚香跪念圣号。居敬恍惚看见白衣人握拂尘,遍体扫拂,不药而愈。《休宁新志》

刑部主事李印万,写文章自述:我的小儿子出生六个月时,天花倒出,不行了。当时,屋外群鹊狂噪。我梦见有人告诉我:“喜鹊衔珠给你儿子,不要忧虑。”起来一看,儿子痘全出来了。我就用“灵应衔珠”四字制成匾额,向人们昭示这一灵感。《观音灵验记》

宋时,张庆,任司狱官,扫除监狱中的垃圾污秽。夏天更加勤勉,犯人的饮食、汤药、卧具,必加以精洁。经常持诵《妙法莲华经》。遇到有囚犯被杀,必为被杀者斋素诵经一个月。妻子袁氏,染病突然死去,三天后苏醒说:“我开始到了一个肮脏污秽的地方,忽见白衣大士对我说:‘你丈夫多有阴德,子孙将兴旺。可惜现在还无子嗣。’于是出手牵她出来,便得苏醒。”《感应传》

江苏吴江的潘鸾坡,敬诵《高王经》。妻子王氏病危,念诵千遍,得痊愈。不久,王氏又遭遇难产,虔祷菩萨后,平安产子。 《感应传》

陶衡峰,妻宋氏,崇奉观音大士,诵持严净。衡峰八十一岁时,病重。宋氏夜祷大士,愿减自己寿命延长夫命。丈夫很快病愈。十二年后,衡峰才去世。《持验记》

陶衡峰妻宋氏,七十多岁时,江南发大瘟疫。宋氏病危,恍惚间出门,见人对她说:“你将在这次劫难中。”宋氏求见观音大士,被带到一个地方。带路人说:“菩萨在里面。”看见二人穿着古时的衣冠,宋氏俯伏跪拜。左座的人说:“此妇女若遭劫难,谁还有信心向善呢?”当即叫她回家。宋氏惊醒后,病愈,只是颈项骨不能支立。一夜,梦见有人捧着茶具,对她说:“我奉大士命,为你起项骨。你饮下甘露,病就好了。”宋氏喝下,味道甘美,颈项便好了。《持验记》

戴汝夔(音葵),病危。妻黄氏,素来敬奉观音大士,跪诵《高王经》,并印施千卷,病愈。《敬信录》

明时,徐明甫,力学笃行,礼拜观音大士,很虔诚。儿子徐鑛(音矿),幼时患重病,夫妻早晚叩祷菩萨。到第七天,梦见观音菩萨说:“不要忧虑,你儿子明早就可起来。”忽然,声震桌几,所供果碟、祭品都落到了地上,但没有一件破损。儿子喃喃说:“菩萨救我。”问他,儿子说:“正昏绝时,菩萨来了,说:‘我救你。’用水一瓯(音欧)给我饮下,清凉入骨,全身出汗,就好了。”徐鑛后来在万历年间中进士。《徐氏庭训》

宋朝淳熙年间,江西饶州巡检(官名)罗生,在王秀才家避水。王家有婢女,眼睛失明很久,而且疼痛,梦见僧人用瓯给她饮水,双眼复明。婢女问僧人:“师在哪里?”僧人答:“住你家很久了。听到你的叫苦声,心中怜悯,所以救你。”次日早晨,婢女眼睛明亮,疼痛也消失了。说到原因,王秀财的母亲说:“这是观音菩萨啊。我家多年敬奉,灵应如响。”《灵验记》

宋时,侍郎(官名)边知白,路上中暑,梦见白衣大士用水洒下,从头到脚感到清凉。因此写有《感应集》。《灵验记》

宋时,王旦的几个儿子,都因出天花而死。小儿子出生后,就恐怕再遭痘厄。有人向他推荐种痘的神医。神医是个老妇,从小长斋念佛,曾经云游到过峨眉山,有三个女弟子。她为王旦的儿子“种痘”后,儿子安然无恙。王旦用金帛厚酬她,神医说:“我是修行人,无须这些金钱。你内赞皇上恩德,外率同僚安定边疆而致升平,我很佩服。”神医便回峨眉山。后来,她对三位女弟子说:“我是观世音。愿天下婴孩不伤夭折。”把治疗方法传授给她们之后,神医就圆寂了。《痘疔定论》

胡德昌,历来敬信三宝、孝敬父母、放生动物。梦见神送给他陶姓家的儿子,所以,给儿子起名“继陶”。儿子患天花,生命垂危。德昌印送《观音经》千卷,儿子痊愈。《南海慈航》

清朝乾隆年间,杨霈(音沛)纶的儿子,患天花,病危。妻子焚香诵经,继而哭泣。梦见白衣老妇,进房掀帷,左手持升(一种量器),右手操小帚,向儿子头面心腹上把痘“扫”到升中,扫完后说:“儿病没关系了。”醒来一看,儿子的天花已经顿然痊愈。《观音灵验记》

戴汝夔的儿子出痘,几乎死去。妻子黄氏,亲眼看见观音菩萨朝儿子顶门三次吹气,儿子当即身体舒服痊愈了。《敬信录》

清乾隆年间,李泰的儿子,患天花,生命垂危。急忙恳切祈祷大士,愿印送经书百卷,儿子顿回生机。《高王证验》

御史(官名)周华卿,两个儿子都患天花,垂危。夫妻痛哭,说如果儿子死了,夫妻也一起去死。夜里梦见僧人说:“印送《观音经》一藏,保无恙。”于是发誓改过行善,刻经印送,两个儿子都好了。后来,兄弟都登第。《南海慈航》

浙江会稽的章宗潮,小女儿患天花,垂危。他设坛念诵大悲咒数千遍,小女儿无恙。《南海慈航》

清顺治年间,朱士元病重,梦见一位僧人持经卷给他看,说:“这是白衣大士真经,如果虔诚读诵,可去病。如刻板印送,更能延寿。”他于是刊印广送,病立时痊愈。《观音经灵验》

青浦某子,染上流行病,生命垂危。他发愿印《观音经》四百卷,次日就痊愈了。《观音经灵验》

仇晋的妻子缪氏,怀孕后梦到一个地方,门额上写着“红衣室”,内悬红纸衣服,及空棺材一口。旁人说:“这是给产妇的。”她被惊吓而醒。于是刻板印送《观音经》千卷。后来,妻平安生下女儿,仇晋更加信仰菩萨。《观音经灵验》

清朝嘉庆年间,汪朴斋的儿媳陈氏,产后血崩,情势危迫。因家贫,汪发愿印《白衣经》、《高王经》各一百卷,陈氏很快就好了。《白衣经应验》

谢重华,年老,只有一个女儿,染上瘟疫,病重。他祈祷大士,印送《观音经》一千卷,女儿当天就好了。《白衣经应验》

清朝乾隆年间,安徽休宁的吴善堂,卧病很久不愈,医生婉辞不救。昏愦中,他默祷观音菩萨,发愿刊刻印送《高王经》一藏,病即减轻。医生来诊视,说:“病已经好转了。”不久他就痊愈了。《敬信录》

湖北襄阳太守(官名)张溶,患寒病,委顿不起。他发愿长诵《高王经》,病愈。《敬信录》

给谏(官名)陈中孚,到云南主持考试,中暑,几乎死去。他发愿诵《高王经》,并广泛传播,不久病愈。《敬信录》

清朝乾隆年间,山阴的何世杰,患蛊病(中蛊毒)。母亲发愿诵《高王经》千遍,印一千二百卷。数月后,他的顽疾全消。

安徽汪珍炳,久病不愈。虔心印送佛经五百卷,病就痊愈。

清朝乾隆间,江苏娄县(今上海松江)的施廷芳,患病,每晚胸痛不能入睡。他发愿诵《高王经》一藏,施送千卷,即痊愈。

山西太谷程仪宪,患伤寒两个多月,忽又发水泻,三次停止了呼吸。家人代叩观音大士,发愿印送《观音经》千卷。不几天,他就痊愈了。

江苏泰兴的吴守芳,患血病。吴发心绘大士像,印白衣神咒一千二百卷,于是病愈。

清时,涧南居士自记:乾隆年间,儿子、妻子病重,医药无效。我为他们诵《高王经》,并发愿刊印传播,病顿时减轻。

清道光三年,江西临川的傅旭阶,火灼中焦,药不能治。他发心吃斋、读诵《高王经》,一月渐愈。孙子患病,不知病在哪里。他祈祷大士,才知道是足疔,投药即痊愈。

江西临川张学藻,自己记录说:女儿患天花,吐泻不止,危在呼吸间。其母跪祷大士,诵观音咒,并发愿印送《观音经》一百部。第二天女儿即愈。

张正心,二十岁时,生怪疮,命悬旦夕。他发心行善,虔诵《高王经》一千遍,怪疮痊愈。后来,他寿到九十六岁。

乾突,得水肿病,百药无效。他想读诵《高王经》,但病重不能读。夜晚梦见观音大士说:“如果自己不能读,刻送他人,功德也不小。”次日,他就许愿刻送。不到一个月,病愈。

上海青浦某人,因妻子临产危急,他发愿印《观音经》五百卷,母子无恙。印版存在新兴镇玄帝庙。以上据《敬信录》

东粤(音月。广东的简称)某孀妇,持斋念佛,好善乐施。儿媳难产。观音大士显现老比丘尼模样,给她传授符咒,说:不仅生产顺利,而且转女成男。但要戒食牛肉、狗肉、泥鳅、虾、田鸡、飞禽等肉,并常念“宝月智严观自在王佛”,或“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菩萨又说:“此咒和符,不只治产妇一切恶症,凡奇病怪症,写此符咒,用木香、茱萸一切香水吞服,无不立即痊愈。”这年,儿媳生产,母子无恙。传给别人,都效验。沈鼒《南海记》

唐时,长安(今西安)的云华寺,有座观音堂。大中末年,屈岩患疮,将死。梦见菩萨摩挲(音梭)他的疮,说:“我在云华寺。”屈岩惊醒,疮痊愈。他到寺中,看到观音大士像,正如梦中所见。 《酉阳杂俎》

清朝康熙年间,吴门的蒋氏,腰上长毒疮,昏迷一夜。忽见一位老妇说:“你虔诵白衣大士咒一万二千遍,刊刻印刷广送他人,病即痊愈。”蒋氏跪拜应诺,顿时苏醒。他虔诚念诵圆满,病愈。 《劝戒类钞》

王卓然,任陕西淳化县尉,患胃病四年。每天读诵《高王经》,并印送一千卷,呕出积血一斗有余,胃病痊愈。

粤西(广东西部)的宋邦保,患痔疮。印送《高王经》五百卷,痔疮立愈。

山西汾阳的侯纯孝,妻患痰迷症两年,自己也患有眼病。祈祷观音大士,发愿印《观音经》百本,夫妻都病愈了。

以上据《敬信录》

唐时,征讨边地的兵卒吴某,煮食白龟,全身患疮溃烂,眉毛、鬓毛、手指、脚指都脱落了。在安南市上乞食为生。有一僧人对他说:“你可念观音大悲真言,必获善报。”并口授给他。兵卒一心念诵,疮痍渐渐康复,手指、脚指重生。于是出家为僧,法名智益。《报应录》

长沙孙琳,妻多次遭遇产难,生下孩子多养不成。于是虔诵《白衣经》,后来临产的晚上,梦见观音大士给她红药丸,叫她吞下,说:“免去产难,母子都平安。” 孙琳于是刊刻经书,广送他人读诵。《白衣经应验》

宋时,江西饶州安国寺里的观音大士像,特别灵验。庆元年间,许洄的妻子孙氏,患产难,默祷观音菩萨,要儿子持油一小瓯,燃灯供佛。寺中长老拜请观音菩萨说:“他家贫穷,油虽少而心至诚,望大士慈悯救度。”祝愿后,孙氏疲倦睡去,梦见穿白氅(音厂。大衣)的妇人,抱一条金色木龙给她。不久生下一个男孩,起名许龙。《灵验记》

宋时,居士王日休,在金山寺借回《佛说阿弥陀经》手抄,想刻印广传。右指忽然不能举起,写字不便,于是念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祈祷除去风疾,成就心愿。祈祷完毕,手指正常了。他由此悟到:佛菩萨就在眼前,只是世人信心不真罢了。《西方公据》

我(褚景贤)过去向来错误地认为“诵经获福”是妄说。我娶妻八年,不能生育。岳父说印送《观音经》、持观音斋的,历来都能得菩萨感应。妻子遵行,得到梦兆。将生产时,又梦见一老妇给她送子,赐名叫“积”。到生产时,与梦中所见相符,于是以“积”为儿子命名。到这时,我仍然笑而不信。后来,每逢疾病危难,屡屡显现灵异,就有些疑信参半。后来,次子生病,又吐又泻,几乎没有存活的希望了。我于是哀祷观音大士,发愿编辑《南海慈航》,改过行善。刚祈祷完,儿子吐泻立时止住,就能吃奶。尤其奇怪的是:妻本来缺乳,又因忧虑儿子的病,数日寝食难安,乳无半滴。祈祷后,乳忽涌出。我自思缺少道德,竟因一念广弘佛法之心,感得大士悲悯垂慈。可见,诵经获福,灼然不假。因此记录下来,告诉读者。 褚景贤《南海慈航序》

江西都昌的徐来泰,儿子病重,有人劝他念诵《观音经》。徐说:“我平日未能广积阴德,临时求佛,难道也会有感应?”后因那人力劝,便发愿终身持诵,印经一千卷送人,儿病渐渐痊愈了。

浙江台州僧人处瑫(音涛),患眼病,常诵大悲咒。他梦见观世音菩萨传授他偈(音记)语,每天早晨取净水一杯,念偈七遍后,用咒水洗眼,无不痊愈。偈语是:救苦观世音,赐我大安乐,与我大方便,灭我愚痴暗。贤劫诸障碍,无明诸罪恶,出我暗室中,使我视物光。我今说洗法,忏眼释罪状,普放净光明,愿睹微妙相。他把偈语传给其他人,也多效验。《涂说》

宋时,张孝纯,有孙子五岁了,仍不能走路。有人告诉他说,淮甸有一个农夫,患脚病很久,只持念观音菩萨圣号,感得观音大士传授给他四句偈:“大智发于心,于心无所寻。成就一切义,无古亦无今。”农夫念诵百日,脚病痊愈。孝纯于是教孙子和乳母,斋戒持诵。三个月后,孙子行走如常。后来验证,凡是小儿脚病,念诵偈语后都好了。《善余堂笔乘》

宋时,僧人自严法师,又名“白衣菩萨”。因一位沙弥比较愚钝,自严法师就写下四句偈“大智发于心,于心无所寻。成就一切义,无古亦无今”,叫沙弥念诵。于是,凡世间文章,沙弥都能上口。可见,这四句偈不仅能治愈脚病,也能益智开慧。《僧宝传》

陈益修,因回族人杨生花想要毁关帝庙,而利益其清真寺,双方发生诉讼而结怨。后来遭遇寇乱,杨生花把陈益修杀死在路上,且剜掉了陈的两只眼睛。陈益修魂见关帝,关帝安慰他说:“我本不只在此一庙,难为你因好心而丧命,我将请观音大士来,赐给你眼睛。”即腾空而去。不久,他看见观音大士披着白衣,备极相好庄严。关帝代陈求眼睛,大士向空中一呼,就看见童子携篮子来,篮子上覆盖着莲花。揭开莲花,都是眼睛。取出二枚,赐陈益修吞下,益修两眼复明。关帝说:“不久大军将到,这些人难过此关。明后年,你考试将连捷。”益修于是醒转。后来,事情果然都应验了。《兖州志》

清时,丁传云的祖母,双眼失明二十年。乾隆年间,她曾对我说:“如果能够有一只眼复明看见寸光,我晚年就心满意足了。”我告诉传云:“专念观音菩萨圣号,眼睛将复明。”这也只是聊以安慰老人郁闷的话罢了。传云的祖母,便净信为真,日夜念诵菩萨圣号不断。未过一个月,一只眼睛忽然复明,她自己能够数掌上的螺纹。又召集家人来看,说两位孙媳妇入门,老人都未曾认识,现在连曾孙也看见了,若非佛力,怎有这个福气啊。因此,我(作者)把此事补写在《西方公据》书后,作为征信的一份佐证。《持验记》

江苏扬州有一个瘫子,患病数十年。一天,在池塘中摸得一尊瓷观音像,就供在矮屋中,礼拜了五年。一次,梦见一老妪按摩他的身体,叫他站起来。瘫子说:“我哪能起来呢?”老妪说:“你今天能走了。”醒来后,他下地行走,步履像过去未病时一样。江都县令的母亲,布施净资,建了一座“存济庵”,现供观音大士像在庵中。《觉世经说证》

明朝崇祯年间,安徽当涂有一位山东瘫子,在街市上乞食,非常受气。僧人水谷,劝他出家为僧,于是瘫子不再吃荤。若有人辱骂他,他也能安然忍受。水谷又教他念诵观音大士圣号、准提咒。受持二年后,瘫子梦见一位老妇喊他:“起来!”又拽他两脚,他的两脚顿时就能伸直,不再蜷曲。早晨起来,他居然成了一位身躯伟岸的头陀了,法号“半崖”。 《己求书》

清时,江西婺(音务)源的戴鸿泽,母亲礼敬观音大士,曾制作“救苦膏”布施他人。道光年间,侄孙某患天花,黑陷,左眼已失明。其母梦见一老妇说:“我是观音。居鸿泽家三年,你可去求神膏,贴左太阳穴。”其母醒后,求到了膏药。医生喝斥他们胡闹,用灯火治盲眼,导致眼睛爆出,仅剩筋悬着未掉落。医生便偷偷逃走了。母亲恳切祈祷大士,念《心经》二千遍,仍然贴膏,左眼睛渐渐收进去了,盲目复明,天花也痊愈了。《海南一勺》

明朝人王立毂(音鼓),在《回生自记》中写道:我梦见父亲王士性(中丞公)告诉我说:“你在未来十年内,将五次濒临死亡。如果植德,可消灾。”我便立誓素食,奉持杀、盗、淫、妄四戒。后来,我任新淦(音干)县令,于是荒废了。后来,我北上朝见皇帝。一天晚上,我在舟中被青衣勾魂而去。阎罗王呵斥我说:“你的寿命早已完了,之所以能活到今天,全是斋戒的功德啊,为什么要放弃呢!”命令驱赶我进地狱。坐在阎王左边的人,请求查核我破戒后的事。只见我所有平日所写的一揭一柬,以及偶然书写的纸片都在,各有气腾在上空,青白红黑不同。按颜色分类检核,红色赫然的,则是我所刻印的《金刚经》、《好生编》。阎王见到这些,颜色稍有缓和,说:“躯命可保全,应挑眼以示惩罚。”于是我被挑眼而惊醒。家人在我身边环伺哭泣,说已给我灌药七次了。当夜,我又梦见鬼来钉我眼睛,随后双目失明。于是,我弃家专修净业,礼忏幽溪,梦见观音大士用杨枝洒甘露在我眼睛上。早晨起来,我两目又复明了。至今,我又活了十二年。《回生自记》

一位市民念诵《观音经》非常虔诚。出行时,折断一条腿,哀叫菩萨不停。晚上,他梦见僧人传授给他一个药方:用绿豆粉,在新锅中炒成紫色,取井水调和,厚敷纸贴上,用杉木扎定,神效。 《南海慈航》

清时,夏之煌自述说,他的曾祖,在明末时遇到流寇,被斩断左手,不觉得痛楚,但因受惊吓而不知人事。后来回到家,手连接如故。别人惊讶问他,他说:“我念诵《高王经》,到老也没有放松。”都感叹菩萨垂佑。《感应灵验记》

普陀的潮音洞有“光明池”,即“慧泉”。明朝正德年间,太后派使者来祈祷菩萨,用此泉水治疗眼病,于是赐名。《普陀志》

宋时,僧人释有严,母亲患眼病。他面对观音菩萨圣像,观想“日精摩尼手”,同时虔诚念诵真言。他梦见大士手擎太阳,眼睛就好了。《普陀志》

傅大士常说:“慧集是观音”。有一个人跛足,说已经病了四十年,请求治疗。慧集说:“你只一心念我就是。”跛人照办,少顷,就便跑动。又有一聋人,说已聋多年,慧集法师叫他“一心念我”。那人念完,法师就叫聋人名字,连叫三声,聋人耳朵痊愈。又有结巴、患白癞、癫痫的人,法师都叫他们“念我”,念完就痊愈。

湖北江陵的王道行,掉下悬崖,伤折了腰,调治不好。他便念诵《白衣经》一年,仍未痊愈。他心想念经不灵验,准备中止。夜晚,他梦见神喝斥他:“你把诵经看成是摆样子,反怨佛经不灵!”他于是洗心涤虑,虔诚念诵。过了三个月,他又梦见那尊神,手拍他腰部。他惊醒后,他的腰复原了。《观音经灵验》

宋时,吴克己,曾被眼病所苦。有人劝他念诵观音菩萨圣号,他说:“临危不变,才是真丈夫。”有人问他:“你未读佛书,怎知道佛经比不上孔孟之书?” 他试着读佛经、念菩萨圣号,眼病很快就好了,于是深信佛法。《观音经灵验》

史隽(音倦)才学超群,但不信佛。他曾说:“佛,属于小神,不值得奉事。”后来,他双脚拘挛弯曲,不能下床,求医、求神都无效。朋友说:“如非佛菩萨慈悲大力,不能救你。你如果发心造观音像,有求必应。”史隽因病急,只好如言铸像。像铸成后,他梦见观音菩萨光降他家,他的脚病果然好了。他从此悔过,信奉佛法。《宣验记》

宋时,湖北随州知州(官名)的妻子石氏,手臂疼痛,医药无效。他发愿遍修诸佛、观音菩萨不完整的旧像,病顿时痊愈。《宣验记》

江苏溧阳人史俊,母亲许氏,患痛风病,脚步蹒跚难以行走。史俊恳祷大士,发愿广施《白衣经》。第二年,母亲健步如前。《白衣经近验》

清时,华廷相说:我婶母王氏,七十岁。乾隆年间,她乘船失足落河中,两脚骨都受伤损,调治无效。见我祷诵《高王经》病愈,她媳妇女儿等各为她虔诚诵一千卷。未满五天,婶母就能行走了。《灵验记》

犹子三英,任司狱官。他一只眼睛忽然突出来,黑暗无光。眷属为他诵经,刚三千遍,他眼睛复明如初。《灵验记》

泉州王某,眼睛几乎失明,僧人劝他念诵白衣咒万遍,王某眼病痊愈了。后来,王某遭遇诬陷重案,仍勤念白衣咒,获免罪。《灵验记》

清朝康熙年间,天津宝坻县的秀才王敬祖,十七岁时眼睛失明。他虔诚诵白衣咒,梦见菩萨用小钳子从他眼中取出两条血筋。天亮后,他眼睛了然。《居易录》

江西崇仁的夏训宣,患眼病。一天,他看到《观音经》,便斋戒奉行。五年后,他眼病痊愈。 《居易录》

清嘉庆年间,江苏吴江的潘鸾坡,坠下马鞍,脊骨几乎折断。他斋诵《高王经》满千遍,康复如初。《高王应验》

江苏无锡的金昌,妻子沈云藻,颇通文理。云藻产后大病,情势极危险,医生束手无策。有友人劝金昌祈祷观音大士,金昌照办,妻病即有转机,但一个多月仍难行动。云藻因祈祷有灵感,发愿病愈后,常奉大士。一夜,金昌梦见大士妙相庄严,面向自己站立,二位童子随侍在侧,呼叫金昌的名字。金昌礼拜,忽然惊醒。妻子也惊醒了,各自述说自己梦境,竟然相同。只是其妻又看见一童子手执杨枝,蘸(音站)水洒在自己身上,说偈:“起死回生甘露水,一点善心感化来。金石坚心登极乐,唯恐尘缘解不开。”妻子于是身心清爽,病痊愈。夫妇从此长斋念佛,又编辑了一本《因果录》,劝化世人。 释印光法师 根据亲闻记录

浙江镇海的方子重,十九岁时,忽生肠痈(音拥。阑尾炎)。医生说:“非开刀切除不可。”父母不放心,于是不再求医。母亲通文理,长斋念佛,就与友人俞德章女士拼命念《金刚经》及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圣号。三天后,方子重肠痈溃破,脓血从大便排出,五天痊愈复原。 释印光法师 根据亲闻记录

江苏江宁的孙维捷,妻子慕西,夫妇非常好善,热心公益,每年常缝千余套棉衣,施给贫穷无法御寒的人。妻壮年得病,胸间疼痛,像针刺。于是竭诚念观音圣号求救。久之睡着,梦见一老妇为她摩胸,又遍捏之,拔出寸余长的二根针,说:“难怪你痛,因胸中有针啊。”于是感觉轻快。自己又捏,又拔出一针。她忽然惊醒,顿觉病苦全消。 释印光法师 根据亲闻记录

weinxin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订阅更多精彩文章,转发分享利益他人,祝愿一切吉祥!
扫一扫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avatar A玲 3

      顶礼南无观世音菩萨